您的位置 : 客来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儒仙叱诧风云

更新时间:2019-02-09 17:13:11

儒仙叱诧风云 连载中

儒仙叱诧风云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梦轮回 分类:玄幻 主角:冷石谦

独家完整版小说《儒仙叱诧风云》是梦轮回所编写的都市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冷石谦,内容主要讲述:大英雄必有些草莽气,大土匪也定有些英雄气。他是一个奴隶,在夹缝中开始成长!因为接受传承失败,他走上了从不曾有过的儒者修炼,仿佛一头孤独的狼!这个有野望的奴隶,肩背陡峭的踏上了坎坷的抗争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儒仙叱诧风云 第一卷-第三章我是奴隶 免费试读

作为奔雷军团的最高执行官在士兵面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官,在面对敌人时他就像一头捕食的野狼会用那猁的獠牙将敌人撕碎,他是一个稳重冷静的人,此刻却发出爽郎的笑声,神色间也蕴含了一些莫名了意味,只见方劲面色一正,一如他既往的那种简练直接而稳妥的风格,“副官,详实了这三个问题之后向我汇报:第一,此少年是谁;二者,他是否才接触太祖长拳;其三,此少年目视多远!”

“是!将军!”副官立马刚朗而笔挺的回答道!

目送将军的离开,副官眼中满布敬仰之色,这是一种一如既往的敬仰,在他看来,将军的行事风格永远是那么独特、简练、果决、英明!

此少年是谁?这是个问题,也是一个疑点,这少年如此年轻,却写一手好字,吟得一手好诗,且在武学上天资惊人,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经过的学习、教化,这其中定有一些蹊跷所在,这少年若是大家门阀的子弟,那么也就不劳方劲费心了,只是大家门阀的弟子决计不会被调派到这西北边塞,这里太危险;若是一个代主从军的奴隶…这就更费解了,这个奴隶也未免太出色了!

是否初次接触到太祖长拳?这乃是方劲第一次在军中传授太祖长拳,太祖长拳虽不是什么高妙艰深的拳法,却也远非简单易学,这个少年由生涩到娴熟,中间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这个少年的悟性…方劲委实难以相信。

目视距离?这个就更让这位将军觉得讶异了,整个军场弥漫着满天飞沙,栏栅处距离操练军场不下百步,而反观刚才的情况这个少年显然是在栏栅处跟着揣摩,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这个少年的视力怕是好的出奇。

回到下榻处,脑袋里还在思忖着这些问题,其中一个最不可能的矛盾之处在于,奔雷大营乃是一个官宦贵族的子弟避之远之的所在,断然没有哪个家族的家主脑袋被门给挤了将这么出色的弟子派到这里来,最合理的猜测是,这个少年是一名奴隶,代主从军,同时也是一名好的奴隶,深得那位主人欢心,因此捐了些金银器物把这少年塞进了伙房这座避风港…应该是这样…若所有的解释都指向这名奴隶太出色这个原因的话,想到这里,方劲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豁然起身,“那么我也只好得罪他身后的背景了!”

厨子,也是有背景的人才成为军中的厨子!

想必这少年的主子,也是存着让这少年活下去服完兵役之后再回去的心思。

念及这里,下定了心思,起身推开了窗户,弥漫的沙尘气息迎面而来,视线望向云中,仿佛穿透了某些特定的时域,面上浮现出了一些复杂神色,偶尔还显现一抹狰狞。

方家,是我家,是我族家,也是我仇家!

方将军微微松开了不自觉间握紧的拳头,微微摇首惨然一笑,这杆奔雷大旗太大,他不可能抛开这一切义无反顾的回到那个被羞辱的大院!

底下是三千血性男儿,自从他十五年前接下了奔雷大营这杆大旗之后,他知道,自己已经被羁绊,再不可能任意东西了。

“看来,这个少年,果真是天可怜见,降下来一个了我方劲心愿的人!”

“还是因为,此番便是奔雷大营在这世间的最后存在,消失在历史中!”

视线从那个时域中收回来,方劲回首平视挂在大堂中央的那幅墨书,两行苍劲狂草力透纸背:稠血不知西风烈,残阳尽处是老夫!

这个俊朗刚毅的汉子竟然望的怔怔失神,抖动着双手从墨书上缓缓拂过,微抬头,似乎嗅到了西北莽苍下的那一抹腥味,“大帅,现在这杆奔雷旗依旧屹立在西北,不曾吹皱半分!可是,直到现在,我依旧质疑您当年的决定!”

好一句残阳尽处是老夫!可见大帅当年是何等豪迈!

方劲视线从墨书上离开,他想起了当年接过奔雷大旗的时候,恰那时,何等悲壮,此刻观这墨书,当年话语仿佛就在耳边似的,“奔雷军团不是皇帝陛下的奔雷军团,不是朝中权贵的奔雷军团,而是这新月帝国天下万民的奔雷军团!这点你需谨记,今朝老夫聊发少年狂,此去西北射天狼,定然有去无归,你将这杆大旗给我立在西北边塞,挡住大戈壁过来的风沙!”

便大帅便领着帝国西北的三万铁骑,守护着她,悍然踏进了那片不属于他们的戈壁!

“当年,只为保护她,堂堂奔雷兵团打成了奔雷营,三万豪勇无双的新月帝国铁骑,杀进戈壁三千里,成就了那一片血海沙雾,大帅,您可曾后悔过?大帅,如果你知道这十五年来,帝都方面没有丝毫的怜悯,您会不会后悔当年的决定?我知道,您肯定会说,为了新月帝国的天下万民,老夫义无反顾!”

“而今,只为保护她,属下面对着您当初的决定,我已经嗅到了风沙的味道,她将回来,这次属下不仅要再入大戈壁,而且还要将这杆大旗插在北山道,大帅,属下该不该保留下奔雷的最后三千血脉!”

该死的天下万民!

方劲额眉间升腾起浓黑的阴霾,想起大戈壁那边传来的,方劲就暴躁的不可抑制,“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了天下万民,奔雷营确实义无反顾,可是,这是奔雷残留在这世间最后的传承,奔雷为了天下万民义无反顾,可又有谁为过奔雷考量过!”

方劲知道,自己心里早有决断,不然也不会传下太祖长拳,这乃是违反帝规的,太祖长拳唯有帝都京畿的守备军团方能修习,但是,太祖长拳能够让兵士在万军搏杀的情况下多一分生机!

狂性大发的冷石谦进入了非常的虚脱期,这是武道上的修炼必然经历的一个环节,接气入体会导致修炼者暂时的精气神虚弱,毕竟天地元气是外来物,虽说冷石谦吸收的是灵气,可道理相同,并无二致。

在冷石谦似醒非醒的半迷糊状态下,营副跑了进来,问了一些他需要的问题,不久之后,冷石谦就彻底清醒了,马上就恢复了他铿锵了一面,虚弱的喊道:“奸细!抓奸细!”

还好我是奴隶…奴隶…并没有什么秘密…

看来冷石谦始终介怀自己奴隶的身份,言语之中期期艾艾之意相当明显。

冷石谦的虚弱呼喝并没有换来该有的冷石谦预期的场景,相反,他的老战友,伙房里的伙计们,集体冲了进来,仿佛看稀奇看古怪一般,瞅的冷石谦浑身上下不自在。

冷石谦准备换一个半躺的姿势,这一动不得了,筋骨生疼,那手腕处仿佛要撕裂一般,顿时吸牙啮齿,小脸憋的通红。

“哈哈哈,小冷子,不简单啊,这下你出名了,哥这下可不敢拿大勺敲你了,啧啧,厉害的紧哟!”掌勺大厨宽厚的巴掌本意是想拍拍冷石谦的肩头以示亲近之意,不想这一拍,拍的冷石谦几乎要崩掉满口牙齿。

不过,冷石谦立刻以巨大的毅力忽视了这种痛苦,马上进入了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中,“那是,哥早说了要灭掉那万恶的栏栅,你们看到了吧,轻松的很!”

呃…众人一下子好难以接受冷石谦的这种变化。

强烈的讲叙欲望在这一刻倾泻开来,冷石谦一下子就陷入了无限强大的意淫状态之中,“当时是,哥神功大成,勇猛无涛,看到这万恶的栏栅,哪里还有不灭掉的道理,哥杀气稍微外放了一点,小小的展露了一下手段,啧啧,你们看到了现场了吧,那是相当夸张,啧啧…”

长期被欺辱的小黑子实在是觉得自己听的恶心的很,第一个爆发,“屁!老子还帮你绑了半天的绷带!不然你这个手臂就等着废掉吧!”

演讲才刚刚开始的冷石谦立刻有了的冲动,自己刚刚才自我赋予一点英雄气概,你居然来拆老子的台,冷石谦立刻火冒三丈。

“小黑子,你找死是不是!老子今天切菜的时候你看老子怎么使唤死你!你死定了!你现在就给老子洗菜去!”在小黑子面前,冷石谦还是蛮有底气的。

“哈哈哈!”小黑子一顿狂笑,仿佛农门翻身做主人了一般,“忘记告诉你了,现在老子已经被提升为厕厨了,哈哈哈!”小黑子意得志满,第一次桀骜的鄙视了冷石谦一眼,“而你,你毁坏了栏栅,你就砍树修复栏栅去吧,哈哈哈,我忘记告诉你了,这里是沙漠,我看你到哪里去砍树去!整死你!”小黑子继续狂笑,“兄弟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话说据此八十里开外有个叫北山的地方,万目葱茏,哈哈哈,八十里开外哟!”

冷石谦一下子就懵了。

砍树?不会吧?

冷石谦额头上立刻布满了黑线!

“别怕,小冷子,哥的锅铲上还有些木料,你拿去修补栏栅吧。”掌勺大厨立刻安慰道。

一听这话,冷石谦立刻就哭了,你那锅铲上的木料够用吗…

“我给你贡献一个刀把,你是知道的,刀把可是木头做的哦!”小黑子决计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打击冷石谦的机会,卑鄙的讽刺道。

这次亏大了…冷石谦马上恢复了接气入体的武者特有的虚弱期,怏了。

不过,冷石谦马上想到了一种推卸的可能,嗫嗫嚅嚅的,“我是奴隶,奴隶是主人的财产,我可不是需要付法律的自由人!”

冷石谦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对啊,我是奴隶,我可是奴隶耶,我可是不需要负法律的哦,有事情找我奴籍本本上的主人去…

你—

一屋子人瞠目结舌,你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

更何况,作为奴隶,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吗?

冷石谦看到大家的气势一下子低了,顿时来了精神,路出了猥琐无表情,反正大小损失都可以挂到远在青州的主子名下,“哥是奴隶,哥不在乎!”冷石谦**的八个大字掷地有声!

**!

整整一伙房的人同操,包括那十分不管事的管事大操了,“平素我就怎么瞎了狗眼,对你这个小家伙关照许多捏…”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