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年我國學前教育政策的歷程、問題與展望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改革開放40年我國學前教育政策的歷程、問題與展望     張利洪 周 也    2021年03月23日17:09

改革開放40以來,我國政府對發展學前教育的重要性的認識逐步增強,特別是2012年以來,在中央政府的主導下,全方位、體系化的政策不斷出臺并發揮出效應,實現了我國的學前教育事業加速發展。但從目前整體來看,學前教育依然是教育體系中的短板,還面臨很多亟待破解的問題。

一、改革開放40年我國學前教育政策的歷程

1.學前教育政策的形成期(1978—1989年)

1979年7月至8月,教育部、衛生部、勞動總局、全國總工會和全國婦聯聯合召開了全國托幼工作會議,該會議針對園所數量少、保教質量低等問題而召開,會議建議國務院設立托幼工作領導小組。該會議拉開了“文革”后規范學前教育發展的序幕。1979年11月8日,教育部印發的《城市幼兒園工作條例》(試行草案)是改革開放后頒布的第一個幼教規章。1981年10月,教育部頒布了《幼兒園教育綱要(試行草案)》,該草案在幼兒教育領域起到撥亂反正、提高教育質量的作用。1983年9月21日,國家教委出臺了《關于發展農村幼兒教育的幾點意見》。1987年10月,召開了全國幼教工作會議,這是建國以來第一次有關幼兒教育的專門會議。會議明確提出幼兒教育是一項社會公共福利事業,各級政府都應重視幼兒教育的改革與發展。這個時期最為重要的是1982年新憲法的頒布從國家根本大法上確立了學前教育制度。學前教育入憲,在世界憲法史中都不多見。該時期政策所涉及的范圍較廣,包括幼兒園教育教學、師資隊伍建設、園所標準和衛生管理等,但未含幼兒教育經費投入的實質規定。遺憾的是,1978—1989年我國出臺的學前教育專項文件皆為部門規章,層級低、效力差,無法強有力地推動學前教育事業發展。城市鄉村實行雙重標準,城鄉發展不平衡在所難免。

2.學前教育政策的發展期(1990—2009年)

隨著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國有企業的改革,我國的學前教育事業也在“摸著石頭過河”。該時期內,從外部來說,《未成年人保護法》《教師法》《母嬰保健法》《教育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和《民辦教育促進法》等法規相繼出臺,學前教育外部基本建成較為完善的法律體系。就學前教育自身來看,我國學前教育法制化建設邁上新臺階,其標志為《幼兒園工作規程》和《幼兒園管理條例》的出臺實施。《幼兒園工作規程》旨在“加強幼兒園的科學管理,規范辦園行為,提高保育和教育質量,促進幼兒身心健康”,系統規范了幼兒園內部工作。《幼兒園管理條例》則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個經國務院批準頒發的學前教育行政法規。這一時期,雖有法制成果,但我國學前教育法治化建設推進緩慢,政出多門等因素導致學前教育政策法規未取得應有成效。2009年我國學前教育三年毛入園率僅為50.9%,“入園難”、“入園貴”現象尤為突出。

3.學前教育政策的完善期(2010—2018年)

2010年7月29日,《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綱要》)正式頒布。《綱要》為我國發展學前教育指明了方向。繼《國務院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之后,2010—2018年間,我國出臺了大批學前教育政策法規,其密度之大、數量之多,超過前30多年總和。政策內容涵蓋教育教學、師資、財政資金、園所設施標準及衛生安全管理等,全面而具有針對性。通過三個“三年行動計劃”等行政政策和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促使學前教育的普及率大大提高,“入園難”問題得到有效緩解。這近十年的發展成為改革開放后學前教育發展的最好時機,一個突出公益、普惠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已初步建立。截止2018年,全國學前教育毛入學率達到81.7%,相比1978年提高了70.4個百分點。

二、我國學前教育政策存在的問題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幼兒園數量大幅度增加,學前教育資源得到有效擴充,幼兒入園機會得到保障。盡管如此,學前教育政策作為學前教育發展的護航者,還面臨諸多亟待解決的問題。

1.學前教育政策對兒童權利關注不夠

改革開放前,學前教育政策的主要目標是讓更多的婦女走出家庭參與勞動、服務社會大生產。改革開放初期全面趕超的人才戰略,雖然主要體現在高中和大學階段中,但在學前教育領域也有所體現,最突出的是學前教育的政策目標的變化。1979年10月,國務院召集五個部門開會,討論有關“恢復和重建”學前教育的問題,當時并沒有提及服務女性就業的目標,而是強調對“人才”的投資。2001年頒布的《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是一份促進幼兒園素質教育、全面提高學前教育質量的指導性文件,體現了學前教育以兒童的全面和諧發展為本。至今,盡管我國將學前教育的政策目標從服務女性就業轉變為人才培養,但學前教育政策目標仍未褪去工具性色彩,在定位上偏重于社會管理的需要而對兒童權利關注不夠。

2.學前教育行政管理體系混亂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