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教育,該下課了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文丨光子星球,作者丨冷澤林,編輯丨王潘

“幫,幫,幫,好課上作業幫;幫,幫,幫,好成績有人幫……”相信去年的你,對于這類無孔不入的魔性洗腦廣告并不陌生,它時常出現在電梯、電視的廣告中。

“各大在線教育平臺的廣告都一個路子,毫無新意。”上一份職業是蛋殼公寓銷售的趙東向光子星球吐槽到。

由于之前工作的特殊性,經常游走于各大小區之間的他,早已對各個在線教育平臺的廣告詞“捻熟于心”,時不時還控制不住哼唱幾句。

雖然很厭惡這種營銷模式,但趙東也承認確實將品牌以最低的成本推廣了出去。不僅影響的是家長和學生,也影響到了他。蛋殼暴雷后,趙東接到來自作業幫HR的邀請成為了一名輔導老師。

好景不長,在線教育行業好像遇見了和長租公寓相似的情況。

今年以來,以新東方、高途課堂、作業幫等為代表的頭部在線培訓機構相繼被處以頂格罰款。

在線教育,該下課了

政策監管的大刀已經閘下,行業的野蠻生長正在一步步衰退。資本的嗅覺也足夠靈敏,對于幾家上市企業來說,今年以來股價幾乎都經歷“大幅跳水”。

監管施壓、融資受阻使得K12在線教育企業不得不開始大規模收縮,近日作業幫、高途教育等機構相繼爆出暫緩入職、大規模裁員的信息。趙東也開始考慮是否要主動離開這個行業。

亦如長租公寓一般,教育也是民生之本。當下受到監管的在線教育機構將何去何從?“被迫”增壓的學生、面臨失業的從業人員又將何去何從?

時代浪潮下的在線教育

根據光子星球整理,早在2012年《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2011-2020年)》中就提出,到2020年,形成與國家教育現代化發展目標相適應的教育信息化體系,基本建成人人可享有優質教育資源的信息化學習環境等目標。

在線教育,該下課了

從近幾年政策來看,國家對于在線教育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過程卻十分小心,直到2017年才提出鼓勵社會力量和民間資本以多種方式進入教育鄰域。

同時2020年這個時間節點被多次提及,恰好這一年的疫情原因促使線上教育一時成為主流的授課方式。在線教育機構也乘此東風,成為防疫工作中聯系學生、老師之間的平臺。

在疫情和政策雙重刺激下,一大波資金開始相繼涌入教育賽道,使得去年整個賽道融資金額超過前幾年之和。

在各個機構大規模儲備彈藥、短兵相接之時,實際用戶拓展的效果并不如人意。據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聯合網經社教育臺發布《2020年度中國在線教育市場數據報告》顯示,2020年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到3.42億人,同比增速27.13%為四年來最低,并且呈逐年下降趨勢。

在線教育,該下課了

教育機構的錢包鼓了,但開銷也高了,獲客成本在不斷提高,行業內卷不斷加劇。無休止的廣告戰和擴張成為常態化,讓教育機構從比拼教學質量變成比拼資本實力,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由此引發的是一系列行業亂象。

對此監管其實早有預料,自鼓勵民間資本后,相繼也推出一系列政策對在線教育進行監管。

在線教育,該下課了

既然早就制定一系列政策,可為什么沒能抑制行業亂象呢?這里大致有兩個原因:

首先是行業發展緩慢,從融資情況來看,早期資本并不看好教育賽道,管的太緊行業容易喪失活力,被扼殺在搖籃中。其次,特殊時期的原因致使很多政策沒法及時落地。

政策、疫情、資本,一系列因素交織最終使得整個在線教育行業在2020年經歷了野蠻生長。

在線教育模式探索

政策的鼓勵并不是造成在線教育亂象橫生的原因,這里我們要談談國家為什么推行在線教育。

在線教育本質解決的是經濟發展不平衡下,導致的教育資源傾斜。如北、上、廣、深等超一線城市擁有全國最好的教育資源,而西部地區、經濟發展不平衡地區受到地理位置、歷史遺留等一系列因素影響,沒有足夠的師資力量以及教育硬件設施。

學生無法享受到與發達地區平等的教育資源,寒門學子也就難以通過讀書進行階級晉升,最終導致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

趙東透露,根據他目前所帶的220人來看,約有一半的人都來自于鄉鎮或三四線城市。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