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遏制論文代寫,買方賣方都要治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評論】遏制論文代寫,買方賣方都要治

王鐸 繪

找論文代寫的叫“客戶”,當代筆的叫“寫手老師”,拉生意的叫“客服”,轉達寫作要求的叫“主管”……一筆訂單寫手能賺幾百到幾千元不等,中介從中獲利翻倍,論文質量隨緣,“客戶”交錢后被拉黑是常有的事。近日有媒體報道,每一筆論文交易背后都有完整的“產業鏈”。而“規避關鍵詞,藏身于電商平臺,誘導至社交平臺交易”是當前論文代寫生意的一貫套路。

論文代寫產業鏈并不是第一次被媒體披露。這次媒體的調查則揭示了更多細節。比如,這條灰色產業鏈的運作本身非常“混亂”:有人拿到的論文結構混亂,查重率遠高于答辯要求,甚至在交了錢后可能被“客服”拉黑……這在客觀上提示那些寄望于找代寫的人,切勿存在僥幸心理,找人代寫論文根本不靠譜。早在2018年7月,教育部就發布《關于嚴厲查處高等學校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的通知》,要求嚴厲查處高校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應該說,不管是找代寫還是代寫行為幕后的產業鏈,都嚴重違背學術規范,在道德和法律層面,社會對此都有相當共識,甚至有專家建議“嚴重的組織買賣、代寫論文可考慮入刑。”因此,對游離在法律邊緣的灰色代寫產業,的確有必要加大治理力度,特別是那些藏身于電商平臺的“灰色生意”,需要平臺和監管部門聯手壓縮其生存空間,不能任其在網絡平臺肆意招搖撞騙。

代寫灰色產業鏈的“發達”,進一步助長了論文代寫之風的盛行。但更要看到,論文代寫現象長久無法得到根治,根子還是在于背后有龐大的“買方市場”。這里面不排除個別機構有不合理的論文考核需求,倒逼一些人尋求代寫來“交差”;還有一些可能是由于論文審查上的不夠嚴格,從而為“蒙混過關”提供了可能,也增加了部分人尋求代寫的僥幸心理。當前的論文代寫市場,很大一批用戶是大學生群體。這背后的問題,確實值得深思。從根上說,一些學生找人代寫論文反映出他們沒有建立起正確的學術觀。

近年來,從教育部門到高校都對打擊論文代寫等學術不端行為釋放出更多信號。比如,去年3月,教育部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規范和加強研究生培養管理的通知》,其中明確加強學術規范和學術道德教育,把論文寫作指導課程作為必修課納入研究生培養環節。也就是說,壓縮代寫等論文作弊的空間,學校和教師有責任加強指導和把關;而清華大學等高校已在全校推廣課程作業查重服務,這對于弱化代寫等作弊心理,以及培養健康的學術風氣,是很有必要的。

不能孤立看待論文代寫現象及其背后產業鏈的現實土壤。要針對性打擊灰色產業鏈本身,比如代寫“生意”有著明顯的淡旺季,不管是監管部門、學校還是互聯網平臺,都應根據這一規律作出相應的重點干預,盡力在每個環節遏制灰色產業鏈的肆意蔓延。同時,也要樹立更多的源頭治理意識,在改善論文的“買方市場”上有更多實際行動。一個大的原則,或許是社會總的論文考核需求應該要有所控制甚至是壓縮,再輔之以更科學、嚴格的質量把關,而這顯然需要各個主體的長久探索。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