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家新風撲面來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1、土司后代的葬禮

2016年7月29日,在昭覺縣四開鄉灑瓦洛且博村,村民阿說爾布在與肝癌抗爭了一年多之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氣。這年,他53歲。

阿說家族是大涼山彝族的一大家支。祖上出任過土司之職,所謂土司,“世有其地、世管其民、世統其兵、世襲其職、世治其所、世入其流、世受其封”,后代受其蔭庇,成為名門望族,至今也很有影響力。

阿說爾布雖然只是一個村民,仍然很有氣度。死前,他告訴自己的孩子們:“阿古(父親之意)不會死去,我的靈魂會去茲茲普烏(那是千萬彝族人心中的聖地,祖先居住的地方,彝人死后靈魂的歸宿地),和過世的親人團聚。”

彝族史詩《勒俄特依》這樣唱道:

茲茲普烏這地方,屋后有山能放羊,

屋前有壩能栽種,中間人畜有住處。

壩上坪地能賽馬,沼澤地帶能放豬,

寨內又有青年玩耍處,院內又有婦女閑談處。

茲願遷來茲茲普烏住。茲茲普烏這地方,

屋后砍柴柴帶鬆脂來,屋前背水水帶魚兒來。

耕種放牧那一天,趕群仙綿羊,去到茲茲山上放。

趕去仙山羊,去到茲茲巖邊放。

趕群神仙豬,去到茲茲池邊放。

趕群神仙雞,去到茲茲院壩放。

牽著神仙馬,去到茲茲壩上騎。

帶著神獵犬,去到茲茲林中放。

趕著神仙牛,去到茲茲地裡犁。

茲茲普烏這地方,小馬到一歲,

肚帶斷四根,小牛到一歲,犁頭斷九架,

小羊到一歲,羊油有九捧。

七代寶劍在此晃,八代駿馬在此騎,

九代“德古”在此講,祖先根業在此建,子孫繁衍要此興。

……

這正是彝族夢想的人間天堂。

確實,在大涼山的彝族看來,死亡不是消失、散滅,死亡意味著重生,意味著成為精神永存的人。因此,死亡既是一個終點,也是一個起點。正因為這樣,阿說爾布臨終之前並不畏懼自己的死亡,而是十分從容地為自己準備葬禮,他告訴妻兒,應該怎樣有禮貌地迎接奔喪的人,應該安排怎樣的宴席,要請哪位畢摩念誦《指路經》,為他的靈魂指引回家的方向……

從這種意義上說,彝人的葬禮與其說是送葬,不如說是慶祝新生。對一個新生靈魂的祝福,就要體現在一場隆重的、莊嚴的葬禮上。

阿說爾布的妻子沙馬阿呷不敢擅作主張,她請來丈夫的幾個弟兄,商量喪事。

“那還用說嗎?按照我們阿說家支的傳統辦!一定要辦得風風光光!”幾個兄弟異口同聲。

“這些年,你們的哥哥治病,到縣裡醫院、西昌醫院都住過,花光了家裡錢財,家中4個娃娃,除了大的,小的都還在讀書,這喪事怎麼辦?還得跟你們商量。”沙馬阿呷初步預算了一下,前來吊喪的有1000多人,怎麼也得殺12頭牛、10隻羊、10頭豬,大概費用要12萬元才辦得成這場喪事。

“12萬元就12萬元,阿說家再窮,也是有身份的家支。辦這樣的大事,必須得大大方方,不能讓別人輕看了,不能讓別人說閑話。需要多少錢,你說,我們給你湊!”

弟兄們沒有一個含糊的!

沙馬阿呷很感動,也很為難,借是好借啊,可是,以后怎麼去還呢?不過,她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

第二天一大早,整個家支的男人就開始殺牛和豬,女人則開始煮肉,為前來參加葬禮的親友做好飯。親友們在瞻仰完逝者遺容之后,就到外面用飯,大部分一直待到第二天將逝者遺體送到火葬場之后才離開。

這時,一群意外的客人來到了阿說爾布家。四開鄉副鄉長兼灑瓦洛且博村第一書記劉超介紹:這位是昭覺縣縣委辦的領導,這位是四開鄉黨委書記,這位是鄉長。

這行人組成了吊喪小組,按照當地風俗,帶了兩件啤酒,幾封鞭炮。

縣鄉政府的領導親自來吊唁,沙馬阿呷和阿說爾布的兄弟們覺得很有面子,連忙招呼他們入座。

劉超臉上略顯尷尬之色。作為第一書記,他對阿說爾布家的情況可以說是心知肚明。由於大操大辦喪事,導致一個家庭返貧的現象時有發生。對此,黨委政府領導十分頭痛。作為在大涼山工作多年的干部,大家都知道,彝族群眾對葬禮極端重視,可是,這種大操大辦帶來的影響,確實很不好,而且還造成相互之間的攀比,造成的浪費也越來越嚴重。能不能在尊重彝族同胞習俗的同時,說服群眾喪事新辦呢?

吊唁現場人很多,而且,親屬們悲痛不已,哭聲不斷,顯然不適合談這個事情。到了晚上,劉超來到阿說爾布家,找到沙馬阿呷。

“阿呷大嫂,爾布大哥的喪事,準備怎麼辦啊?”

沙馬阿呷嘆了口氣:“他的兄弟們都說,要風風光光地辦。”

“你的意思呢?”

“我一個女人,能拿什麼主意呢?”

“阿布大哥走了,你就是一家之主,大主意還是要你來拿!”

“嗯。”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