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雙減”政策之后,素質教育恰逢其時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馬丁:“雙減”政策之后,素質教育恰逢其時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沈怡然 “雙減”政策落地半個月,校外學科類培訓被按下暫停鍵,學生們繁忙補習的生活,突然陷入了真空,而一直被忽視的素質教育,重回家長的視野。8月9日,記者專訪中國著名主持人、媒體評論員馬丁,他曾主持教育類節目《老師請回答》,近期正和團隊籌備一項素質教育培訓項目——少年演說家。

這是一項針對7-15歲青少年的演說類訓練營。馬丁曾在北京衛視《我是演說家》節目上演講《中國式父親》,單篇演講點擊量超過3億人次。此前,他籌辦的火星演講會帶動兩百位企業CEO演講,已獲得天使輪融資。

但對馬丁來說,這仍然是充滿挑戰的一次創業。馬丁說,演講能力的培訓,無法體現在孩子的考卷上,但背后閱讀、寫作和表達能力的培養,甚至綜合素養的培育和提升,卻是一個系統性的工程。

如今“雙減”政策,為教育帶來一輪洗牌,在馬丁看來,素質教育的壯大正在成為一種趨勢,很多學科類的培訓機構正積極轉型,而未來,家長也將更專注素質教育和學科教育的平衡。

|訪談|

經濟觀察報:您怎么看待最近的“雙減”政策?

馬丁:政策的基本態度我是非常支持的,不能讓教育走向一種單純比分數的畸形狀態,只是政策附帶的一些影響還有待解決。政策對學科類教學機構是一個巨大的打擊,我很多朋友是相關從業者、創業公司的老板,這兩天都“哭死在廁所”。

政策其實是漸次貫徹到這一步的,并非看起來這么突然,在“靴子落地”的一年前,行業就有了端倪,當時包括我在內很多業內人判斷到政策要來。

經濟觀察報:“雙減”后您最關注什么樣的問題?

馬丁:我的關注點可能有些特別,那就是公立學校老師的待遇。當校外的學科類培訓、在線學科教育被叫停,教育又回歸公立學校本身,公立學校將承擔起更多的教育職責,勢必讓公立學校的老師教學時間更長。

經濟觀察報:您有什么樣的建議?

馬丁:建議給公立學校的老師提高待遇,讓付出更多的人獲得更高回報,不能只以榮譽和責任綁架他們付出,應該讓他們活得更體面,更高薪,讓他們更踏實地在公立學校里教書育人。

我覺得教育行業要趁這個機會解決過去的一些問題。過去,因為待遇的差別,校外機構大量吸納體制內的優秀教師,人的市場化流動是不可阻止的,但除了政策的規定之外,必須配以相應的輔導措施,讓真正的好學校留住好老師,惠及所有的孩子。

經濟觀察報:站在家長的角度,如今學科類培訓機構收緊了,家長的焦慮,“雞娃”現象,能得到解決嗎?

馬丁:首先我是個佛系家長,我們家孩子沒有報任何一門學科類的輔導課,都是素養類的課程。我女兒喜歡跳舞,兒子喜歡彈鋼琴,每個人學1-2門,我不是那種到周末就趕場的家長,我希望孩子有休息的時間,還可以玩。

但我非常理解“雞娃”家長的焦慮,當前,很多家長把教育看作改變命運的機會,或者是釋放自身焦慮的一種通道。在社會上出色的家長,希望孩子更出色,不太如意的的家長,希望通過孩子改變命運,替自己實現階層的突破。

無論自身優秀與否,家長的壓力仍然會放在孩子身上,那么“雙減”之后,家長的焦慮仍然存在,只是陷入了真空,是亟待填充的,只能訴求公辦教育的力量。這也是為什么我建議提高公立校教師待遇。

經濟觀察報:如今的形勢,是否利好素質教育?

馬丁:很多朋友說,少年演說家的出現恰逢其時,我倒覺得沒那么嚴重,它本身是一直被忽視的部分,素質教育。大趨勢來看,一定是利好素質教育的。

經濟觀察報:素質教育的起勢,是否已有一些跡象可尋?

馬丁:教育部正在重新修訂小學語文課本,增加一個重要板塊叫“思維性閱讀與表達”,就是不再照本宣科,不再人云亦云,不再只注重客觀性的填空題、選擇題,而是提高學生對于好內容的理解、吸納和重新表達的能力。這就是一種素質教育。

另外,一些在“雙減”政策中受到嚴重影響的教育機構,正在考慮轉型素質教育。最近有相關企業找到我們,希望在素養培訓方面進行合作。

經濟觀察報:國內教育的評價體系,仍然是以高考為導向的,接下來,您認為家長該如何平衡好孩子的學科教育和素質教育?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