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減”政策落地 有人歡喜有人憂山西晚報記者采訪老師、家長、教培機構等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8月9日9時許,太原市解放路口的珠琳國際大廈略顯冷清,往日學生前來補課的景象不復存在。不少教育培訓機構都在門口張貼了暫停上課的通知。馬路對面的新東方大樓里,也只有零星幾個值班人員,“我們積極響應主管部門安排,線下課都停了,沒上完的課轉到線上,學生可以選擇線上上課,或者退費。”前臺工作人員說。
7月24日,教育部《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雙減”政策)正式落地,目的是讓學生教育更好地回歸校園,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長相應精力負擔在1年內有效減輕、3年內成效顯著,并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當地實際貫徹落實。
7月30日,太原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導委員會下發通知,要求從即日起,全市所有面向中小學生(含學齡前兒童)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一律暫停線下培訓,同時組織開展暑期專項治理行動。緊接著,大同、運城、長治等市陸續為線下學科類培訓按下暫停鍵。
7月31日,入職高途課堂不到1年的張薇辦理好離職手續,離開了位于中海國際中心的公司。“早就聽說‘雙減’之后公司要裁員,沒想到這么快,也沒想到這么徹底。”張薇說,太原中心可能會被撤銷,本地的1000名員工將陸續轉崗或離開。
面對從補習班回到家庭的孩子,不少家長心情復雜,既為孩子可以減輕課外培訓負擔松一口氣,又擔心失去補習班“加持”,孩子前進的腳步會放緩甚至落下。對于老師、家長、教培機構來說,“雙減”政策將會帶來怎樣的影響?連日來,山西晚報記者進行了采訪。
1線下課轉為線上部分家長選擇退費
說起補習班,學而思是太原市家長首選機構之一。這家以“培優”見長的學科類培訓機構,在太原市開設了6大服務中心,還有數個培訓網點。位于府西街銀谷的服務中心,占據了銀谷大廈的一至四層,能為小學一年級到高中二年級提供多種學科培訓服務。“線下課都轉為線上了,預計本周內也會結束。”前臺工作人員說,“大部分家長都挺配合的,小部分選擇了退費。”
劉麗萍是選擇退費的家長之一。她的兒子從小學四年級起就報名參加了學而思,今年升初三,原本報了數學和物理暑期培優班,按照計劃8月初開班。“‘雙減’政策頒布之后,我擔心對孩子上課有影響,就選擇了退費。因為還沒有開課,學費很快就退回來了。”劉麗萍說,家長群里有一些人選擇了繼續上,原本的線下課被調整為線上課,上課時間、老師不變,“有家長說孩子在家學習效果不太理想,也要退費,不過開課后再退費就得等到這一周期結課后了,聽說都能退回來。”
7月初,太原市民周林在用“小猿口算”APP幫兒子檢查作業時,無意間花1元錢報名了“猿輔導”暑期體驗課。“課程是8月4日開始的,每天晚上6點半先上數學,休息10分鐘后再上語文,之后是家長課堂,老師會用一些術語引導家長報名秋季系統班。每周一到周五晚上7點開始上課。”周林說,“猿輔導”老師上的課其實孩子挺喜歡的,但一想到開學后晚上得上到8點半,擔心孩子“吃不消”。
“這里大部分輔導班的線下課都停課了,學科類的是因為政策,興趣類的是因為疫情防控。”在珠琳國際一層值班的工作人員說,前幾天社區工作人員協同轄區執法部門前來檢查,看是否有培訓機構違規上課,發現就會第一時間給出停課提醒,“他們都穿著便衣,大概檢查了兩次。”
2家長:心里充滿矛盾但從政策看到了另一種可能
“雙減”政策出爐,對于不少家長來說,倒是一種“印證”,因為就在今年暑假剛開始時,家長圈里就流傳著“培訓班不能再提供學科類補習”的消息。特別是外省一些地市出臺了嚴管教培機構的舉措后,家長們更對此充滿顧慮。
按理說,暑假是孩子們好不容易盼來的,但在當下明顯的學業和競爭壓力下,暑假安排肯定也會被大打折扣,其中最占據時間精力的,便是去各類教培機構上課補習。即便是參加一些非學科類的興趣愛好培訓,其目標,很多也是為了升學加碼。“教培機構的存在,自然有其合理性,即便有學科培訓,如果是能與學校合理同步,并且保證安全和收費合理等前提下,堅持公益,這幾年的減負之路和化解教育焦慮,不會那么難。”家有倆娃的杜云,對孩子的教育關注很多。在此之前,她曾到處求證一個家長圈里熱傳的消息——學科培訓是不是要涼了。
這個暑假,杜云給孩子報了英語和數學兩個學科培訓班,那都是暑假開始前的事兒了,可一放暑假,就聽到了學科培訓可能被叫停的消息,“我們其實也很矛盾,孩子暑假是該好好增長見識,可是成績跟不上,到時候耽誤了升學怎么辦?”
杜云的擔憂也是很多家長的擔憂。他身邊的一些家長都表示,如今,雖然班級不公開排名了,可無論老師還是家長,依然會有比較,甚至去比較各個學校的成績。對于很多孩子來說,要能穩妥升學,要成為一個“好學生”,光接受校內教育是不夠的,甚至對很多學生是遠遠不夠的,只要有能力有條件,別人孩子補課,成績上去了,其他家長再“佛系”也扛不住,“但如果通過‘雙減’,能將一些社會上的教育焦慮化解掉,并且學生間的非校園競爭差距不那么大,那么大家自然是會主動靠向這項政策。”
一些家長覺得,要是能通過“雙減”真正達到社會評價、學校工作和家庭認知統一,那對家長也是一種利好。
不光是學習上的,日常對孩子的管教,是家長們關注的另一方面問題,教培機構不提供學科培訓了,對家長的吸引力會下降,那么寒暑假時,很多家庭都沒辦法照顧孩子,“以前送培訓班的一個重要原因,也是白天要上班,沒辦法看孩子。”省城另一位家長也表示,今年暑假,一些學校開展暑托班的舉措很好,課程設置也不錯,讓他們看到新的托付途徑。但并不完全符合大部分家長和孩子們的需求,所以未來希望能有更多提升,否則也不一定會是很多家長的選擇,對學校和老師也是一種壓力,“所以未來的教培機構會提供什么服務,是家長們最看重的,即便是非學科的,也希望能對孩子真正有利。”可以聽得出來,這位家長的隱含話語,其實還是希望通過非學科培訓,比如興趣班的培訓,提升孩子在其他領域的升學砝碼。
此外,也有家長表示,“雙減”政策出臺,其實會讓“一對一”家教更被提上很多家長的計劃單,但并不是所有家庭都能支付得起上萬的費用,所以,這對教育領域的各個層面,都有著壓力。
盡管如此,杜云的看法依然很樂觀,“減負”不是家長或者學校的事情,而是全社會的事,眾口難調,“但‘雙減’還是讓家長們看到了另一種可能”。
3老師:政策有利于讓教育繼續在正常軌道上快速行駛
“雙減”政策落地,省城一位中學老師坦言,“我們老師群里一早就在討論此事,都很支持這個政策。不過在學期末最后一天,我和一些家長的交流中,還表示,可以針對學生的薄弱點,在暑期好好趕一趕。”
趕一趕,很顯然,光靠家長的陪伴遠遠不夠。所以,很多家長便把這個重任交給了教培機構。別的孩子都在參加課外輔導,自己家孩子不參加,就會產生比較。俗話說,有比較就有傷害,有傷害就有焦慮,有焦慮就有需求,這恰是很多教培機構所希望看到的。
這位老師說,此前有這種情況,新學期課還沒有開始上,學生的學業已經參差不齊了。原本課堂教學應該對標教學大綱,但教師卻進退維谷。“教得淺顯了,學生都在外面學過,課堂里沒人聽。教得深了,那些沒有上過補習班的孩子基礎知識還需要學。”一直以來,教育主管部門對學校給學生布置作業等方面有嚴格要求,學校也積極執行了。但減負,目前主要還是減在作業數量上。可是,如果從成績導向和社會評價來說,提升校內教學質量,這只是一方面。有些學生確實需要進行合理范圍內的“刷題”和補習,否則成績跟不上,家長、老師、學校乃至學生自己,都很有壓力,“教育的初心和本真,我們都很清晰,但落實到具體生活工作中,社會對一個學生乃至一所學校的評價,最終還是會以成績說話,這一點不改變,其實很多減負工作都很難進行。”
另一位老師也有類似態度。他覺得,“雙減”政策出爐非常好,作為教師,同時也是學生家長,他很支持。但這對學校而言,將有著更大的壓力,也更考驗教育主管部門的智慧,比如教育主管部門接下來如何引導和監管教培機構、學校和老師如何讓校內課程教育必須很有成效等等。可這只是單一方面的,教育所面對的學生群體本身就復雜多樣,更何況每個孩子背后還有不一樣的家庭需求和對教育結果的認知評價,“‘雙減’政策中很多方針性的舉措,都打中了教育領域的實際痛點,并且將更有利于教育繼續在正常的軌道上快速行駛。”
4培訓機構:喜憂參半有的在考慮轉型
這些年來,輔導班是大家認為增加學生學業負擔的重要原因之一。
文件中提出,“重拳”打擊校外培訓行為,首次明確提出“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組織學科類培訓”。“雙減”政策的出臺,不少培訓機構覺得遭受到了寒冬。開學科類培訓機構多年的老師吳睿說,他們將積極響應國家的號召,嚴格執行相關規定。“我現在也算是一名主播了。”吳睿說,由于線下課程假期暫停,他和機構里的其他老師現在都轉為線上上課,但很多家長對線上課程并不是很滿意。對此,吳睿坦言,“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那下一步會不會進行轉型呢?“目前,省里、市里的細則還未出臺,我們都還在觀望中。”吳睿說,坦白來說,節假日、周末不能補課對培訓機構打擊很大。在吳睿看來,主攻小學輔導的機構將會轉戰周一到周五放學后時段,因為時間有限,課時減少,小班課會改為大班課,周五的課價格可能會變貴;而主攻初中輔導的基本涼涼,因為學生可以在學校晚自習,相信家長們更愿意把孩子們留在學校里;主攻高中課外輔導的教培機構影響未知。
吳睿認為,現在高考、中考都是要看成績,家長、學生的升學壓力存在,那就說明市場有補習的需求。他們當然贊成整治,但是他也擔心,能否真的徹底打擊無牌無照的機構呢?“大型機構忙著轉型,因為他們一向都是多個領域發展,現在無非是決定把力量暫時側重哪個方向;小型機構可能會去辦‘小黑班’,因為他們往往只靠一兩位老師,家長們也是沖著這幾個老師而來;最慘的就是我這種規模不大不小的中部機構,手頭有幾千個學生,深耕學科培訓,轉型能力不行,人力開支又大,免不了被淘汰的命運。”吳睿坦言,最近正在考察書法、美術,希望能找到出路。
一些培訓機構負責人表示,家長們不可能突然不“雞娃”了,教育焦慮也不會一瞬間消失,所以“小黑班”的形式可能會此起彼伏冒出來。
山西晚報記者采訪中也發現,已經有家長打算組建“培訓班小團體”,找幾個同等水平的家長一起集資,在自己家里擺上桌椅黑板,把老師請到家里上課。對于這群家長來說,他們很困惑,不知道培訓班沒有了之后,孩子該跟誰繼續補習。
7月31日,吳睿發了一條朋友圈,截圖是一位家長發給他的話,配文“雙減落地,喜憂參半”。這位家長詢問他,“雙減政策出臺了,還想讓孩子跟著你學習。你要是有什么新動態或者自組班了,繼續跟你學習,價錢都好商量。”
同一天,一家美術培訓機構的負責人閆偉,也更新了一條朋友圈。配文中寫道,“雙減政策,不是說不教育孩子,是培養孩子的核心能力,通過藝術學習提高最缺乏的創新教育,讓教育實現育人功能,實現孩子的全面發展。”在閆偉看來,一些學科類的機構轉型到非學科類,這對于藝術類的發展將是一個機遇與挑戰。
5家庭回歸自然屬性激活孩子自信心
“‘雙減’政策的落地,讓我特別感動,它來得太及時了。”山西通寶育杰學校校長、教育部更新教育觀念報告團成員詹文齡認為,教育要通過外力點燃孩子的內驅力,讓孩子熱愛學習。但現在,在各種培訓機構的推波助瀾下,學習成了孩子的“任務”,成績成了“目標”,反復的補課、刷題,不僅影響孩子的身體健康,導致睡眠不足、體能下降,而且還影響孩子的心理健康,讓他們承擔了沉重的心理壓力,缺乏學習興趣,成長為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國家出面實施‘雙減’,就是要讓家庭、學校和社會都回歸其自然屬性,讓教育更加符合學生成長規律。”詹文齡說。
近幾年,大量的作業和校外培訓負擔引發了家長對子女教育的焦慮,讓家長在家庭中的角色發生了變化。“不寫作業母慈子孝,一寫作業雞飛狗跳”成了無數家庭的真實寫照。在詹文齡眼中,家庭一定要回歸家庭的功能,絕對不能是學校的延續。沒有了過量的作業與補課,父母才能和孩子過好家庭生活、建立良好的親子關系。在孩子小的時候,要和孩子一起聊天、一起讀書、一起做家務、一起到戶外運動……要讓孩子充分發揮愛讀書的天性,給孩子更多關于人生的正確引導。
學科類線下校外培訓機構按下“暫停鍵”,給了家長們重新審視孩子的緩沖期,通過家庭活動讓孩子重獲自信。
劉倩的女兒婷婷在太原市一所熱門學校上初中,開學初二。這個暑假,劉倩給婷婷報了語、數、外三門輔導課程,一共8天,目前已結課。“其實,婷婷的成績在班級處于中上游,并沒有落下,但他們班的同學基本都在校外補課,我就讓她跟著補。”劉倩說,“雙減”政策落地后,她和女兒促膝長談了一次,關于補課、關于學習、關于未來。婷婷說,補習班的老師講課挺好的,但如果沒有補習班,她自己也有信心學好。以前都是看同學做什么,她做什么,以后她想要試著主動安排自己的學習節奏。“聽女兒這么說,我突然覺得她長大了,想放手讓她自己試一試。”劉倩說。
教育學家陶行知曾經說過:教育孩子的全部奧秘在于相信孩子。詹文齡也深有同感,認為相比知識和自信來說,自信更重要。因為自信是孩子主動獲取知識的能動力。“可惜很多父母都以為知識更重要,他們為了孩子不輸在所謂的起跑線上,在孩子小時候,就給孩子注入或填補過多知識點,有時甚至是以傷害孩子的自信為代價的。”詹文齡認為,父母的鼓勵和陪伴可以激活孩子的自信心,讓孩子主動地去學習,去探索更多的可能。
6發揮學校主陣地作用向“45分鐘”要質量
教育的本質是什么?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從這個角度說,教育關乎成長,預約未來。在太原市杏花嶺區第二中學黨支部書記孟海軍看來,“雙減”政策對于學校,尤其是公辦學校的發展而言,是有正向激勵作用的,有利于引導太原市義務教育回歸到教育的本質,包括傳承文化、創造知識、培養人才等。培訓班的本質是短期內提高成績,是培訓機構和家長對考試的急功近利,而“教育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是急不得的。”“雙減”政策中,減輕學生作業負擔,是學校必須要解決的問題,需要控制好作業時長、作業總量,健全作業管理機制、調控好作業結構、提高作業質量,并對作業進行個性化指導;減輕課外培訓負擔,是讓孩子從培訓班“掙脫”出來,給孩子創造更多自主安排學習的機會,其本質都是一樣的,就是要發揮學校教育主陣地的作用,向課堂“45分鐘”要質量。
大部分懂教育、善管理的領導,教學經驗豐富、教育方法先進的老師,現代化的教學設施等都在學校,尤其是公立學校,學校必須主動擔負起教育主體責任,讓學生在校內學足學好,家長才有可能不給孩子報培訓班。然而,“雙減”政策要取得實效,不能僅聚焦在作業和校外培訓兩個方面,孟海軍認為,還要在強化課堂管理、加強課后服務、減輕考試壓力、完善質量評價、營造良好生態等方面同樣作出部署,系統推進、全鏈條推進。
與此同時,政府也要盡可能多地提供優質教育資源。比如,做強做優線上服務,組織教師網上答疑服務等。國家中小學網絡云平臺的搭建,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優質教育資源的共享。
山西省教育學會秘書長陳曉力認為:“讓學生能享受到優質均衡的教育,學校還能根據學生的學習能力和學習水平,提供差異化的服務,會大大滿足群眾‘上好學’的強烈需求。”
記者手記
“雙減”讓教育回歸根本
靴子已經落地,但并不意味著“雞娃時代”成為過去,家長的焦慮依然存在,焦慮的原因無非是應試教育、攀比心理。應試教育的本質是以考試分數、考試排名為參考標準的選拔競爭。有競爭就會有淘汰,有淘汰必然有焦慮。
在中考分流、高考爭渡的大背景下,學生的學習競爭必是激烈的。已然深刻感受到這一點的家長們其焦慮也是必然的。此外,應試教育的機制下,注定了大家都想努力追求占據相對排名靠前的結果。
對于學生來說,我們要明白,人生是一場馬拉松,而不是短跑沖刺。考量的維度也不是學歷,而是一個人活出生命幸福感的能力。你的目標不是考一個什么大學,而是完成你的夢想。實現夢想,需要考大學,那就努力,沒考上也沒關系,你還有一輩子來努力實現,讓自己有能力成為自己理想的樣子。
其實,家長的焦慮,有一部分是對于優質教育資源不均衡的擔憂,更多的是被“劇場效應”裹挾之下的被動地接受。對于家長來說,需要樹立科學的育兒理念。作為父母,努力的方向不應該僅僅是讓孩子考上大學,而是應該讓孩子健康快樂地成長。在成長的路上,賦予孩子勇氣、行動力和社會責任感。
對于教育工作者來說,從長遠看,只有進一步均衡資源配置、提高教育質量、縮小教育差距,同時突出素質教育導向,優化教育評價方式,全面打破學校教育“唯分論人”“以分取人”和“分分計較”的困局,才能從根本上緩解社會各界的教育焦慮,有效降低廣大學生和家長在“補差配有”方面的需求。只有教育均衡發展了,才能從根本上破解負擔過重的難題。
因此,教育減負不可能一蹴而就,也沒有一針就靈的“法術”,持續發力、務求實效,教育才能最終回歸教育本身。
不管是家長還是老師,抑或是教育培訓機構,身處于其中的每一個人,都應該克服功利化、短視化的教育行為,真正把教育的目的落實到立德樹人,才能保障每個學生的健康成長。實施“雙減”政策,不僅是對教育格局的一次調整,更是教育觀念的一次變革。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