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調查部分農村學校公用經費不到位:變通使用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原標題:媒體調查部分農村學校公用經費不到位:撥付延遲,變通使用

 一所鄉村學校的孩子們正在操場上踢足球。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一所鄉村學校的孩子們正在操場上踢足球。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四川省某地的一所鄉村學校,孩子們正在操場上運動。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四川省某地的一所鄉村學校,孩子們正在操場上運動。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河北省一所農村小學全貌。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河北省一所農村小學全貌。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新修的水泥操場剛剛竣工,校園角落的雜草,還沒來得及清理。開學兩個月了,河南省北部一座城郊接合部的農村小學校長曾琴還是“有點失落”:“這學期,又有15名學生轉學離開”。隨著縣城的擴張,學生一直在往縣城走。

  更讓她憂愁的是,“今年年度經費不僅早已花光,學校還開始欠債。這個學期肯定不好過”。

  曾琴口中的“年度經費”是指“教育公用經費”,用于滿足教學活動正常進行和學校正常運轉的費用。“這些錢是支撐學校日常運行的保障金”。

  自2006年起,我國先后6次提高中小學生均公用經費定額標準。當前,中西部小學、初中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分別為600元、800元,東部地區標準在此基礎上增加50元。公用經費按照學校學生實際人數撥付,不足100人的農村小規模學校,按照100人全額撥付。

  隨著城鄉公用經費標準走向統一,農村學校公用經費持續增加。但是,記者調查發現,撥付延遲、變通使用、因故擠占公用經費等問題在農村學校普遍存在,讓這筆“保障金”難到位、難使用,好政策難以發揮應有效應。

  1。撥付延遲,教師“尷尬”墊資

  為開學置辦四百余元的辦公用品,應該誰來埋單?

  由于學校公用經費沒能按時下撥,本不應該是問題的問題,擺在了云南省某縣農村教學點教師張凱面前。

  買,需要自己墊付;不買,教學無法正常開展。眼看著學生即將到校,張凱最終還是自己掏錢墊上了。

  在當地,教師墊資用于購置開學辦公用品等方面的支出,少則成百上千元,多則上萬元。有一位教師因分管財務工作,已經墊付了4.6萬元。張凱提供的票據顯示:2019年4月,墊付外鄉鎮教師到本校監考中考體育伙食費4000元;6月底,墊付學年末學業水平測試外校教師到本校監考伙食費、住宿費2.5萬元;1—9月,墊付學校采購清潔工具、消毒靈、殺蟲藥、學校門窗和學生餐廳廚房設備維修等費用1.7萬元。

  對于月平均工資4000元左右的當地農村教師來說,這筆“巨款”正影響著他們的生活,“如今,最現實且常有的煩惱是錢”。

  張凱所在的中心學校校長劉玉坤透露:“教師墊資情況長期存在。我們會按照公用經費實際下撥時間,半年一次給老師們報銷。如有結余,后續因公花費實報實銷,老師們須提供正規發票。”

  “但是,今年的公用經費又遲到了!”劉玉坤有些抱怨,“我縣每年學校公用經費分兩次撥付,一次是四五月份,一次是10月份。可今年四五月份該撥下來的錢,就沒到位。”截至10月底,中央和省級核定全年應撥近150萬元公用經費,只下撥了不到38萬元。

  公用經費一旦遲到,學校運行就會面臨隨時卡殼的風險。

  “因為沒錢支付維修費用,廁所水箱、水管的簡單維修,都靠老師們自己動手,已下發的公用經費只能用于繳納學校急用的水電費,其他要用的錢都只能欠著,學校只能維持低水平運轉。”作為中心校的當家人,劉玉坤坐立不安。該中心校管轄4個小學和1個九年制一貫學校,擁有兩千余名師生。

  記者調查發現,全縣農村學校均面臨這樣的處境。

  劉玉坤曾向上級部門反映過,“可是還沒有解決,但不管怎么說,教學還是得正常開展”。

  “公用經費下撥卡在了哪里?”記者致電該縣教育局和財政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我縣是國家級貧困縣,縣級財政緊張,相關經費由縣里統籌使用,可能已經投入到其他民生領域。”

  當記者追問,“錢什么時候能發下來”。工作人員表示,“可能會延遲發放”。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