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宇平:從“雙減”政策看區域教育改革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仔細研讀了《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經過認真分析,筆者認為這個政策的主旨在于去除教育資本化因素,回歸教育公益屬性,發揮學校教育主陣地的主導作用。它的出臺表明國家已經開始著手解決教育界多年以來的積痹,開始努力促進教育的公平、優質均衡發展。對這個政策筆者完全贊成,同時也覺得我們大可以此為契機開展更多教育改革實踐的工作。

  正如文件所說,“雙減”政策是要解決教育群體性焦慮的問題。這種焦慮主要表現在怕孩子學習成績差,怕孩子考試失敗,怕孩子因此上不好的學校,以致影響今后的工作等人生大事。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這種考慮,是一切問題的根源。

  一、實現教育真正的改變并不容易

  取消了補課班教育就一下子變好了么?筆者覺得肯定不會。補課其實是學生學習上的一種必然的需要。在對相關機構行政強制管理下,很可能的情況是明補轉為暗補,線下轉為網絡。在分數決定命運這個大前題下,群體性焦慮只會暫時減輕而不會消除。

  另一方面,學校辦學水平以及人員素養的差距,又直接影響了學校層面教育效果的改善和教育主導作用的發揮。家長對學校教育的不滿意反過來又加深了這種焦慮。最終可能的結果是學生各種學習的負擔不減反增,或者是明減暗增。造成政策實施的實際上失敗。

  二、要尊重地域區塊和教育發展的實際差異來實施

  在我看來,實現常規教學提質增效、讓課后看護有益學生身心成長和實現教輔機構依規管理是本次“雙減”政策實施的主要內容。在我看來,這個政策的推行應該要因地因時制宜,不能一刀切,絕對化。如在某些農村地區學生學習壓力并不大,也沒有什么機構補課班,學生的學習就沒有必要減負,而是要提升家庭對教育的重視度,想方設法“增負”了。再如初中階段如果因為實施強制減負,造成教學任務無法完成,最終影響中高考升學,同樣是得不償失。所以,是否需要減負是因人、因時、因地而異的事。只要實施的教育行為能夠保證學生的身心健康,大可不必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三、真正實現區域教育優質均衡發展才是王道

  優質教育是實現減負真正的殺器。如果優質的課堂教學解決了絕大部分的問題,精煉高效的作業達到了學生學會的目的。如果我們每一個人都對我們的教育體系信任有加,拒絕超綱超前學習,是不是就真的不需要補課了。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順應天理,實現區域學校的統籌協調發展,讓所有的學校都變成好學校,才能從根本上發揮學校教育主陣地的作用。才能讓家長有信心并放心地把孩子交給你。也就是說,所有的行政措施只能治標,實施全區域的一盤棋均衡戰略才可治本。

  四、以區管校聘促進校長教師合理有益流動

  怎么才能實現教育均衡優質發展呢?經費和人才,是學校的發展最主要的兩個因素。假設經費是足夠的,那么人才因素就成為了主要因素。以前的做法往往是追求新聘教師的高學歷,高素養,但高學歷的人只是成為優秀人才的一部分原因。其實優秀人才和高學歷并不是直接可以進行轉化的,它還需實際工作的磨練和經驗的累積。新教師教學成績和帶班成績一塌糊涂的實例比比皆是。傳統名校具有良好的傳幫帶體系,教師在此迅速成長就成了可能。因此,教師交流中名校就必然成為優秀師資、校長以及領導團隊的輸出方。

  區管校聘政策的初衷就是為教師合理流動而制定的。但事實上實施的效果并不好,比如某區管校聘試點校僅嘗試了校內崗位競爭,貌似只完成了區管校聘中的“校聘”環節。定崗定員定工作量,而競爭失敗的教師只能選擇待崗,或者轉崗。其實這和區管校聘是完全不同的。這樣做沒有達到優化教師隊伍的目的,反而造成大量教師閑置,也無疑是人力資源的浪費。教師的流動并沒有真正有益實現。忙閑不均,好學校沒人走,薄弱校沒人去,人員流動陷入死局。

  筆者認為區管校聘應從人事管理制度入手,在人事局財政局等部門協同下,把學校的教師真正放到區一級層面來管理。既減少了全區人事管理人員數量,提高了人事管理效率,同樣也解放了人員流動的桎梏。從學校人員變成教育局所屬人員。然后按教育發展和辦學水平組成強弱結合的教育組團,讓人員先在組團內把適合的教師按教學水平、所任學科分類等情況進行遞進有序流動,比如每年流動百分之十,以學段年限為期,小學六年,中學三年。再配套相應的退崗競爭機制,預計五年后,基本就可以實現區管校聘政策對區內人才均衡的真正實現。

  五、科學管理+合理的激勵機制

  人員流動后,真正發揮作用才算達到教育的均衡“發展”。而這靠的是科學的管理,好的管理效能讓一個團隊飛起來(這里不再贅述)。這些當然要靠管理團隊的服務意識,專業能力,奉獻精神來實現。

  除此之外,激勵機制的合理選擇也很重要。當前的激勵措施無外乎優先評比、績效工資、活動培訓機會等。筆者以為這些措施的實施應以工作內容、工作量和工作效能綜合考量,而不是單純以職位定量,應引入第三方為考核主體,注重公平,采用科學考評機制,避免考評看榮譽證書,或者獎金和證書的簡單捆綁。避免榮譽和人情票勾連,讓默默無聞實干者成為主角,才是任何一個單位工作生態變好的標志。

  教育的公平是相對的,教育的改革發展是持續的。在我看來貫徹落實“雙減”政策是一個大力推進教育改革的機遇。而教育改革的真正實現既需要領導者的勇氣和擔當,也需要教育人的傾情付出。中流擊水方顯英雄本色,不要去做一個跟隨者,努力去做一個引領者,實踐者,這是這個時代對我們每個教育人的期望。

  (本文為安宇平老師原創投稿)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