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梅:“雙減”政策會緩解家長的焦慮嗎?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IPP評論是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官方微信平臺。

張若梅:“雙減”政策會緩解家長的焦慮嗎?


圖源:網絡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并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以下簡稱“雙減”政策)。延續以往“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負擔”的目標,這一次的“雙減”政策對教培行業的亂象可謂重拳出擊,而新成立的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則將以“釘釘子”的精神推動“雙減靴子”的落地。

從政策目標而言,“雙減”政策是對當下教培行業一次超強管制,是為“瘋狂雞娃”的家長們緩解教育焦慮和壓力,將以往對教培行業的“運動式”治理轉為常態化管理。但政策執行下的后續配套措施仍要對接學生及家長的實際需求,回應家長對孩子培優補差的關切,避免衍生新的教育痛點。

“雙減”政策一規企業,二解民憂

第一,“雙減”政策對現下野蠻生長、資本逐利的教培亂象做出回應。據不完全統計,我國擁有近百萬家K-12校外培訓機構,其中單機構營收規模超過10億元的巨型校外培訓機構約有25家,截至2019年市場規模已經超過8000億元。資本的火熱涌入讓培訓機構開始以做生意的方式來發展教育,個別機構甚至采用“白條”、“教育貸”等金融手段促銷和吸引學員[1],當資金鏈斷裂后企業則“一倒了之”,損害家長實際利益。

同時教培機構也存在販賣焦慮、過度宣傳、超前超標培訓等違規情況,僅2020年全國消協組織共受理有關教育培訓服務的投訴就達到5.6萬件,其中價格欺詐、虛假宣傳、焦慮營銷是主要亂象。

此次政策嚴格機構的準入制度、嚴禁資本化運作很大程度上是為過熱的教培行業“降溫”;同時建立培訓內容備案和監督制度、嚴控學科類培訓機構開班時間,則能有效遏制機構超前、超標培訓,販賣教育焦慮的情況。

第二,“雙減”政策對起點搶跑、雞娃成才的家庭焦慮做出回應。早在2018年《中國青年報》對2012名受訪者進行的大范圍調查中就顯示,家長為孩子報培訓班的目的在于“擔心孩子落后、補習學業短板、防止孩子假期學習懈怠”。其中52.1%的家長坦言反感孩子上培訓班,但在周圍孩子都報班的情況下,只能被迫參與到補習的內卷游戲中。在義務教育的培訓市場中,情況已經演化為:誰為教育投資的多誰便能獲得更好的教育回報,教育的內卷已經讓家庭承受了太多無效支出。

因此政策將教育責任重新回歸學校,要求強化教師責任,提高學生作業質量,提供課后服務資源,并一針見血指出課后服務時間短、吸引力不強等問題,要求校方加大工作力度,以增強學生和家長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第三,“雙減”政策將以往對校外培訓行業的“運動式”治理變為常態化治理和高強度監管。據不完全統計,民辦教育培訓機構中的證照齊全比例不到20%,甚至相當比例的培訓機構是在工商部門注冊[2]。因此,監管過程中首先要回應的問題是:針對問題機構的治理究竟是教育部門,還是工商部門負責?

其次,培訓機構的類別、培訓內容、培訓資質、退出機制缺乏具體要求。對此,今年年初教育部新設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以專門的監管機構來對教培機構進行常態化監管,避免教育部門和工商管理部門因行業資質問題產生“監管真空”;同時明確其監管職責,將機構準入、培訓時間、人員資質、收費監管等都納入管理范圍。此次“雙減”政策,更是要求建立培訓內容備案與監督制度。亦即,明確監管部門、細化監管內容,國家消除教培行業亂象的決心,于此可見一斑。

治理不能只堵不疏,供需雙方的痛點需要重視

第一,治理并非簡單的“手起刀落”,后續配套措施仍要回應家庭的教育需求。教育培訓的剛需客觀存在,學科類的補差培優呼聲仍在。在南都教育聯盟調研報告中顯示,如果取消周末或寒暑假培訓班,63.51%的家長表示對輔導孩子學業有很大壓力,61.69%比例的家長仍然希望在暑假為孩子報校外培訓課程[3]。

因此落實“雙減”政策仍需對接家長對校外培訓機構的實際需求,如果僅僅關閉部分培訓機構,禁止機構的學科教育培訓,那么聘請私教,培訓機構的“黑作坊”,將成為下一步政策治理的痛點所在。尤其是26.72%比例的家長稱“將會聘請1對1家教”,如此減輕家庭教育負擔的政策目標就難以達成。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