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搗教育“新南向” 臺當局收獲“一地雞毛”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本報記者任成琦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21年01月15日 第 04 版)

  近年來,臺灣島內陸續傳出東南亞學生充當廉價學徒工、中介買賣學生等新聞。典型的如位于新北市的醒吾科技大學30名印尼學生到隱形眼鏡包裝工廠打工,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控訴起來可用“血淚斑斑”形容。還有馬來西亞女生懷抱留學夢赴臺讀大學,結果卻被歹徒擄走殺害,震撼島內外。

  亂象的根源在民進黨當局推出的教育“新南向政策”。這些年島內高校不斷面向東南亞和南亞擴大招生,力圖填補大陸招生的缺額,但中間漏洞百出,有人總結概括為:大學拿補助款,中介抽人頭費,臺“教育部”拼績效,作為主體的境外生卻成為“新南向”的犧牲品。

  荒腔走板

  教育“新南向”是蔡英文當局所謂“新南向政策”的重要一環。

  2016年蔡英文上臺后,為了擺脫對大陸的依賴,在李登輝和陳水扁的基礎上推出“新南向政策”,為此設立“新南向辦公室”這個專門機構,同時要求臺行政機構負責政策協調及推動執行。

  按照臺有關部門公布的數據,2019至2020學年有5.8萬名“新南向”地區學生赴臺念書。看似成績不錯,但教育“新南向政策”卻陸續遭到各種打臉,被質疑掛羊頭賣狗肉,已淪為非法中介業者操作的一門“生意”。除了打黑工和人身安全問題,中間依舊騙很大。

  有越南高中畢業生通過中介赴臺,在某科技大學電子系產學班就讀。為此她交了1500美元手續費,并自備1500美元生活費,合計約9萬多元新臺幣。但就讀一年后,她發現學校安排的實習與所學不符,竟然要當搬運工,與當初想象有很大落差。

  在沈陽臺青會副執行長羅鼎鈞看來,用“新南向”將學生騙來,加上中介代辦,背后是否有“高人”指點迷津和利益輸送,都值得好好深挖。畢竟,政策操作不透明早已引發外界疑慮。以“新南向辦公室”為例,它直接對蔡英文報告負責,不必接受任何機關的監督。

  教育“新南向”效果如何,作為主要生源地的印尼和越南最有發言權。越南女生不愿做搬運工,最后無奈輟學回家。而印尼有關部門已經明確發文表示,“不建議”學生赴臺就讀。臺灣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說,這其實就是“禁止”的委婉說法。政策“踢到鐵板”,誰之責?

  緣木求魚

  島內高校也是有苦難言。

  臺灣預估2020年新生兒僅為16.4萬人,創史上新低,年度人口負增長成定局。而島內有12所大專院校注冊率未達六成,瀕臨“淹水線”,校數之多,創近幾年來最高。因為少子化和老齡化嚴重,入學兒童年年減少,教師尤其是高校教師過剩,他們的薪資與臺灣其他軍公教人員一樣,長年停滯不增。

  前些年為解決高校招生“吃不飽”,臺曾歡迎大陸學生赴臺就讀。陸生的到來增添了人氣,也給部分學校增加了財務收入,維持了辦學資金。如今民進黨當局在臺上小動作不斷,種種“臺獨”作祟導致兩岸關系趨冷,陸生赴臺人數持續下滑也就在所難免。

  招生不足甚至面臨倒閉的窘境,讓島內高校不得不瞅向“新南向政策”的“大餅”。但餅好看卻不實際,很難一口吃下去。有“僑生建教專班”花錢找海外中介招生,幫忙尋覓東南亞學生入境就讀。更有中介業者直接到臺高校,要求進行赴東南亞代辦招生培訓。種種貓膩和亂象由此而生,也就見怪不怪了。

  說到底,想依靠東南亞生源填補陸生的空白,無異于緣木求魚。只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誰?

  處處碰壁

  實踐大學前校長陳振貴認為,如要紓解高校招生困境,還是得守住大陸這個最大的境外生招生市場。兩岸同根同源,沒有語言障礙。陸生人數眾多,非東南亞可比。可民進黨當局卻不這么想。在陸生納入健保問題上反復算計,絲毫不見誠意。就拿近期來說,持續將防疫當“反中”操作,陸生返臺就讀行程歷經千辛萬苦。

  如今陸生與家長難免對臺灣社會心生恐懼,將赴臺求學視為畏途。可在“抗中”“反中”道路上一路狂奔的民進黨,根本聽不進去逆耳忠言。要不怎么會對“新南向政策”心心念念,甚至處處碰壁也不愿意回頭呢?

  被民進黨當局視為“新南向政策”重中之重的臺商和臺企,已經在越南、印度等多個國家接連被坑;“新南向”力拼觀光,推出“百萬東南亞游客游臺灣”的優惠方案,應者寥寥,業者更直言短期內無法彌補失去的大陸客團。回首當初,民進黨當局可是胃口很大,信心滿滿聲稱,“新南向政策”將與18個目標國創造互利共贏的新合作模式,建立“經濟共同體意識”云云。如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RCEP)都簽署了,臺灣地區想入無門,“新南向”更是難逃被持續邊緣化的宿命。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