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雨初:“老牦牛”亞格博的西藏情緣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無言的戰友”:吳雨初發現牦牛文化也是紅色的

2019年7月1日,名為《無言的戰友》的特展在西藏牦牛博物館開幕。這是給中國共產黨建黨98周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川藏和青藏公路通車65周年、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的獻禮。

“無言的戰友”就是牦牛,這是吳雨初的發現。

2018年夏天,吳雨初在成都街巷深處幾經輾轉,在干休所找到了98歲的解放軍十八軍老同志魏克。這是與西藏結緣的兩代內地干部的一場“牦牛會”。此前,吳雨初在研究牦牛對中國革命的貢獻時發現,當年親歷十八軍進藏、和平解放西藏的魏克,曾用“無言的戰友”形容牦牛。

據魏克了解,在川藏、青藏公路通車前的近5年時間里,藏族人民出動牦牛100多萬頭支援解放軍運輸。這些牦牛,不僅給部隊運來了物資,而且還是解放軍在冰天雪地進軍時的開路先鋒。

吳雨初更多的研究發現,令我們對“無言的戰友”更加肅然起敬:

——紅軍長征過雪山草地,藏族人民趕著牦牛支援紅軍。革命勝利后,毛澤東曾對藏族老紅軍天寶說:“中國革命在某種意義上說就是‘牦牛革命’。”

——解放軍十八軍老同志王貴說:“西藏和平解放的勝利,是黨的政策的勝利,也是藏族人民用牦牛馱出來的。”

——1950年,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當時沒有公路,部隊給養全部靠人背牛馱。藏族支前模范曲美巴珍趕著自家牦牛為人民解放軍馱運物資,至今仍被傳頌。

——上世紀80年代,阿里波林邊防連戰士收養了一頭無人認領的牦牛,它為戰士馱水10多年,直至衰老。戰士們曾為它建墓立碑,還向南疆軍區申報并獲準為其記三等功,這在全軍歷史上獨一無二。

牦牛文化也是紅色的。在拉薩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期間,很多單位組織黨員干部參觀《無言的戰友》特展。在這里,他們能聽到博物館里《初心·使命》的童聲合唱——

“我們不忘初心,五星紅旗飄揚喜馬拉雅;我們牢記使命,西藏大地開遍幸福之花。啊,歲月流淌,追夢者永向天涯。”

這首歌,作詞的是吳雨初。

追夢者永向天涯。這是革命前輩的精神不朽。

追夢者永向高原。這是共產黨員吳雨初的初心流淌——他的心,永駐精神高地。

“這輩子夠了”:文化援藏,北京的“吳雨初”變成西藏的“亞格博”

吳雨初很喜歡自己的藏文名字,叮囑記者“就叫我亞格博”。他把自己的人生價值與弘揚牦牛文化緊緊拴在一起。

記者采訪時,一家公益機構將一群來自藏北高海拔牧區雙湖、面頰黑紅的小學生一路帶至北京游覽,牦牛博物館是他們到拉薩后的第一站。

活動組織者范麗說:“這些孩子都是第一次走出藏北牧區,第一次到拉薩,他們對本民族歷史文化的了解幾乎是零,牦牛博物館恰恰可以填補這個空白。”

吳雨初喜歡在牦牛博物館里看到孩子,他從中感受著一個民族歷史文化的傳承。

在吳雨初看來,牦牛文化是最久遠和廣泛的西藏民族民間文化之一,建立牦牛博物館能通過牦牛這一載體,呈現其所馱載的西藏歷史和文化,最終形成獨特的西藏文化符號。

牦牛博物館書記瓊珍告訴記者,開館5年,參觀者累計數十萬人次,這里成為人們了解西藏的窗口。

吳雨初說:“牦牛作為高原之寶,幾千年來與高原人民相伴相隨,成就了藏族人民的衣、食、住、行、運、燒、耕,涉及高原的政、教、商、戰、娛、醫、文,并深刻影響了高原人民的精神性格,承載著高原人民的善良與勤勞、堅韌與厚重,是青藏高原一個獨特的象征和符號。”

為此,他希望其他民族的人們能因為牦牛博物館更理解西藏和藏族。每次內地巡展,他們都會收到很多反饋。有在拉薩當過兵的觀眾執意把珍藏多年的老照片捐給牦牛博物館;有援過藏的老人說自己是現場最高興的人,因為又見到了牦牛;有沒去過西藏的觀眾,說在展覽上體會到西藏的文化;有年輕人說看到了不一樣的西藏……更多人說,我一定要去西藏看看。人們說,吳雨初是給西藏旅游做廣告呢。

今年,吳雨初已經65歲,覺得該給牦牛博物館找位新館長了。只是,要找一個能在各層面接替他的新館長實非易事。

有時候,吳雨初會思考一個人的價值到底何在。他覺得肯定不在于能掙多少錢、有多大名:“我這個人啥也不會,做了牦牛博物館,這輩子夠了。”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