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l1fl"><strike id="tl1fl"><thead id="tl1fl"></thead></strike></var>
<var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var>
<cite id="tl1fl"></cite>
<cite id="tl1fl"><strike id="tl1fl"><thead id="tl1fl"></thead></strike></cite>
<var id="tl1fl"></var>
<cite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cite><var id="tl1fl"></var>
<var id="tl1fl"></var><var id="tl1fl"></var>
<var id="tl1fl"><strike id="tl1fl"><menuitem id="tl1fl"></menuitem></strike></var>
<var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var>
<cite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cite>
<cite id="tl1fl"><span id="tl1fl"><var id="tl1fl"></var></span></cite>

澳大利亞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探析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作者簡介:吳雪萍,女,浙江大學教育學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周婷婷,女,浙江大學教育學系博士研究生。浙江 杭州 310028

  內容提要:為提升職業教育與培訓的透明度,有效保障職業教育與培訓的質量,澳大利亞制定了一系列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并不斷調整完善其政策。其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包括數據收集、數據公開及訪問等內容。數據收集包括數據采集、數據存儲、數據導出、數據驗證和數據提交等過程。澳大利亞將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分為“去識別數據”“機密數據”和“可識別數據”,并對其公開訪問做了具體規定,其政策具有數據收集的規范性、數據收集的廣泛性、數據收集的合法性、數據訪問兼顧公開性與保密性、數據訪問流程的規定性等特點。

  關 鍵 詞:澳大利亞 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 收據收集 數據訪問

  標題注釋:本文系吳雪萍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職業教育質量保障研究”(課題編號:14BGL129)的研究成果之一。

  中圖分類號:G719.3/.7.61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7667(2019)01-0100-07

  澳大利亞擁有世界先進的職業教育與培訓(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VET)系統及相對完備的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2017年11月,澳大利亞頒布了“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National VET Data Policy)。該政策源于“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機構收集數據要求政策”(National VET Provider Collection Data Requirements Policy)、“職業教育與培訓(VET)數據協議”(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VET) Data Protocol)及“國家職業教育研究中心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披露和發布指南”(Guidance to NCVER for Disclosure and Publication of National VET Administrative Collections and Surveys)三份政策文件。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旨在全面、及時地收集并發布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有效提高澳大利亞職業教育與培訓系統的有效性和透明度。

  一、澳大利亞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的演變

  職業教育與培訓在確保澳大利亞公民獲得生存技能及促進經濟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1993年,澳大利亞國家培訓署(Australian National Training Authority,ANTA)創立。1995年,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頒布國家資格框架(National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NQF),并于2000年開始在全國推行。近幾十年來,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和其他利益相關者致力于提高職業教育與培訓系統的有效性和效率。[1]掌握全面、及時的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有助于實現該目標。進入21世紀,利益相關者普遍認識到,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的收集、管理和發布方式的改進對于提升職業教育與培訓系統的透明度與有效性很有必要。澳大利亞現有的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系統操作復雜,造成相當大的成本和管理負擔,并影響注冊培訓機構(registered training organizations,RTOs)履行培訓的核心職能。為解決上述問題,澳大利亞政府決定建立一個更高效、精簡和標準化的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系統。

  2010年,澳大利亞頒布了“職業教育與培訓(VET)數據協議”。該協議對公眾訪問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作出具體規定,在保證數據的公開與保護學生和注冊培訓機構的隱私之間取得良好平衡。[2]2012年,澳大利亞頒布了“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機構收集數據要求政策”。該政策對注冊培訓機構收集及報告數據提出了具體要求。中學后教育技能與就業常務委員會(Standing Council on Tertiary Education Skills and Employment,SCOTESE)提出自2014年起,注冊培訓機構需收集符合“澳大利亞職業教育和培訓管理信息統計標準”(Australia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Management Information Statistical Standard,AVETMISS,以下簡稱“標準”)的數據[3],并直接向澳大利亞國家職業教育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Vocational Education Research,NCVER)或向州、領地培訓署(State/territory Training Authority,STA)報告數據。同年,國家職業教育研究中心提出注冊培訓機構需收集“所有職業教育與培訓活動”數據。2015年,澳大利亞頒布“國家職業教育研究中心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披露和發布指南”,并要求為學生創建獨特學生標識符(unique student identifier,USI),以記錄學生的姓名、地址、電子郵箱、培訓活動及獲得的資格證書等信息。為有效收集職業教育與培訓的相關數據,澳大利亞政府委員會(Council of Australian Government,COAG)于2016年對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收集、公開及訪問進行審查。[4]澳大利亞政府相關部門、培訓機構及行業等都參與政策的評估和完善。2017年11月,澳大利亞政府委員會行業與技能委員會(Council of Australian Governments(COAG) Industry and Skills Council,CISC)在原數據政策的基礎上,制定了“國家職業教育與培訓數據政策”。[5]該政策于2018年1月實施。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