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l1fl"><strike id="tl1fl"><thead id="tl1fl"></thead></strike></var>
<var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var>
<cite id="tl1fl"></cite>
<cite id="tl1fl"><strike id="tl1fl"><thead id="tl1fl"></thead></strike></cite>
<var id="tl1fl"></var>
<cite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cite><var id="tl1fl"></var>
<var id="tl1fl"></var><var id="tl1fl"></var>
<var id="tl1fl"><strike id="tl1fl"><menuitem id="tl1fl"></menuitem></strike></var>
<var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var>
<cite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cite>
<cite id="tl1fl"><span id="tl1fl"><var id="tl1fl"></var></span></cite>

祁占勇 王錦雁: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演進邏輯與展望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原標題:改革開放40年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演進邏輯與展望

  作者簡介:祁占勇(1978- ),男,寧夏彭陽人,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教授,教育學博士,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教育政策與法律、高等教育管理等研究;王錦雁(1993- ),女,綿陽安順市人,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職業技術教育學碩士研究生,主要從事職業教育政策與法律研究。陜西 西安 710062

  內容提要:民族職業教育政策是黨和國家為實現一定歷史時期民族職業教育發展戰略目標而制定的行動計劃。改革開放以來,國家頒布了一系列民族職業教育政策,其發展經歷了以改革中等職業教育結構為主的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恢復階段(1978-1998年)、以促進職業教育質量提升為主的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發展階段(1998-2010年)、以推動民族品牌產業發展為主的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提升階段(2010年至今)三個階段,呈現出堅持離農與適農互促的民族職業教育質量政策、深化改革中等職業教育結構的民族職業教育體制政策、體現政府財政撥款為主渠道的民族職業教育經費政策和注重選拔高學歷師資的民族職業教育教師政策等特征。隨著我國進入新時代,民族職業教育政策應推進其教育質量政策向“個體人”多元化發展、體制政策向協調各級各類教育轉變、經費政策向多元投資主體轉變和教師政策向多元任用資格轉變。

  關 鍵 詞:改革開放40年 民族職業教育政策 演變邏輯 未來走向

  標題注釋:本文系全國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國家一般課題《教育供給側改革的基本理論問題與制度保障研究》(批準號:BAA170014)的研究成果。

  中圖分類號:C9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5681(2018)03-0035-06

  民族職業教育政策是國家及政府在民族職業教育發展上所制定的政策行動、計劃和工程。改革開放以來,黨和政府調整了發展民族職業教育的觀念,制定了一系列民族職業教育政策,采取了大量的措施,有效地促進了民族職業教育的繁榮。但與此同時,民族職業教育仍存在著人才培養質量欠缺、教育機制銜接不足、教育經費籌措渠道少、教師聘用重學歷輕實踐等問題,仍需要不斷完善。因此,在梳理改革開放40年來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演進邏輯的基礎上展望其未來走向,以期為我國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調整做出貢獻。

  一、改革開放40年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發展歷程

  (一)以改革中等職業教育結構為主的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恢復階段(1978-1998年)

  改革開放初期,民族職業教育面臨著撥亂反正、百廢待興的繁重任務,一方面要關照經濟,加入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主流中,另一方面要照應文化,恢復“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國民文化知識不足的問題。1978年,鄧小平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的講話中指出要擴大各類職業學校的比例。依據該指示,1978年到1998年間,相繼頒布了《關于加強民族教育工作的意見》《關于加強民族教育工作若干問題的意見》《國家教委關于加強民族散雜居地區少數民族教育工作的意見》等政策文件,各民族省(區、市)依據文件抓緊調整中等職業教育結構的試點工作。(1)促進辦學形式多樣化的民族職業教育的體制結構。民族職業教育的辦學形式是民族職業教育體制結構中最關鍵的一部分,對教育管理與投資有著決定性的影響。改革開放以來,民族職業教育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其辦學形式的多樣化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一是根據民族地區實際情況改革辦學形式。要求各民族地區要根據其教育、經濟情況合理確定和調整本地區各級各類民族教育事業辦學形式(《關于加強民族教育工作的意見》)。二要根據改革開放的要求轉變辦學形式。“要堅持改革開放,進一步明確辦學的路子,使教育更好地為當地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服務(《全國民族教育發展與改革指導綱要》)。”通過這一時期辦學形式的調整,使一度遭到嚴重破壞的民族職業教育事業較快地得到了恢復,呈現出蓬勃發展的新局面,在部分民族自治的地方則頒布了法律法規,如吉林省人大在1985年通過了《延邊朝鮮自治州自治條例》規定了中等教育要依照法律規定決定辦學形式。(2)采取短期職業技術培訓為主的民族職業教育的專業形式結構。民族職業教育的專業形式結構即民族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的形式,改革民族職業教育專業形式主要是協調民族職業學校教育和民族職業培訓之間的比例關系。在各級的努力下,民族職業教育在專業形式上不斷作了調整,較多地采取短期職業技術培訓。1992年國家陸續頒布的文件指出民族職業教育要根據民族地區的實際特點采取多種形式,廣泛開展短期職業技術培訓。在政策的指導下,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鐵映在全國民族教育工作會議上指示“通過多種形式的實用技術培訓”大力改革和發展民族職業教育以促進各民族的共同繁榮,使民族職業教育強勁的改革之風不僅符合了職業技術教育的規律、特點,更是符合了民族地區的實際情況。在廣西壯族自治區,通過短期培訓不僅培養了一批農村實用技術型人才和致富帶頭人,而且初步形成了勞務輸出產業。[1](3)發展農村職業教育為主的民族職業教育的專業布局結構。民族職業教育的專業布局結構即民族職業教育專業在空間地域上的分布比例。民族職業教育的布局主要是根據民族地區的區位因素來安排的。由于民族地區特殊的區位因素,國家政策在民族職業教育專業布局上較多地鼓勵其發展農村職業教育。如《關于加強民族教育工作若干問題的意見》指出少數民族發展水平比較低,少數民族職業教育的發展必須面向農(牧)業、面向農村、面向農(牧)民。199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首次將“國家要采取措施發展農村職業教育”納入法律。職業教育政策加大向農村職業教育傾斜。根據《中國教育年鑒·1991》的統計,當時民族地區的農職中學有15464所,比上年增加了455所,增長率為3.03%,在校生數為150629人,比上年增長了14124人,增長率為10.34%。

  (二)以促進職業教育質量提升為主的民族職業教育政策的發展階段(1998-2010年)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