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減”要減的是對教育的急功近利之心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暑假已經過半,如何過好假期的“下半程”,讓孩子放松心情、以更好的精神狀態迎接新學期?對廣大家長來說,眼下不妨靜下心來,做好“思考題”:日前,關于“雙減”工作的文件已經落地,面對一攬子“新政”,家長準備好了嗎?叫停“校內減負、校外增負”,家長應該如何與學校一起攜手,共同助力打造良好育人環境?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備受各界關注。如同環境治理需要打出“組合拳”一樣,在不少教育界人士看來,應聲落地的“雙減”工作標本兼治,多方聯動的特征同樣明顯:讓學校教育回歸本位、不斷提高教育教學質量;通過從嚴治理,加強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規范管理;緩解家長焦慮,同時引導家長以一顆平常心對待孩子的教育。

  作為重大民生工程,“雙減”工作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而重磅政策要真正落地、取得實效,家校之間默契合作、達成共識尤其重要。正如不少專家所言:面對“雙減”,恐怕真正要“減”的是對教育的急功近利之心!

  減少對教學秩序的干擾,為學生減負也為家長減負

  “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長相應精力負擔1年內有效減輕、3年內成效顯著,人民群眾教育滿意度明顯提升。”在一些學者看來,“雙減”工作有明確的現實針對性。一些嚴重干擾學校正常教學秩序,侵害人民群眾利益的行為,到了必須整治的時候了。

  教育部有關負責人在就《意見》答記者問時提及,通過對10個省份100個區縣1.86萬家培訓機構、68萬名學生和74萬名家長的大數據評估顯示,受功利驅使和資本裹挾,為數不少的中小學校外培訓機構深度“綁架”了家長和學生。

  一位初中校長反映,有老師對學生進行摸底調查,發現新學期新課還沒有開始上,學生的學業已經參差不齊。原本,課堂教學本應該對標教學大綱,但如今,教師卻進退維谷。“教得淺顯了,學生都在外面學過,課堂里沒人聽;教得深了,那些沒有上過補習班的孩子基礎知識還需要學。”

  關于這一點,北京師范大學資深教授顧明遠有一則深刻洞見:許多家長被培訓機構裹挾,認為如果不送孩子上校外培訓班,就會比其他學生落后。這使我國的中小學教育變成了兩軌制:一軌是學校的免費義務教育,一軌是收取高額學費的校外培訓機構教育,不僅沖擊了學校教育秩序,而且擴大了教育不公平。

  減少過度培訓引發的成長“透支”,為青少年心理減壓

  超綱超前教學,不僅嚴重沖擊學校的教學活動,沖擊素質教育,更長遠地看,對中小學生的創造力、創新能力培養也是弊大于利。

  在大學,不少老師也為班級里的“學困生”而憂慮。“在課堂上,這些學生顯得很安靜,主動提問的不多,明顯缺乏興趣;還有少部分學生更讓人惋惜:有的考上大學就迷茫,無心學業、沉迷游戲,直至留級、退學。另外,部分院校面向新生的心理普查也發現,學生里有心理問題的不少,有些甚至需要去專業機構治療。”同濟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張端鴻和不少同行交流過,發現很多高校的“學困生”都有類似經歷:考上大學前接受了過度培訓,進了大學就開始松勁。

  “按照人才培養的規律,大學期間是一個人的研究能力、創造能力集中爆發的時候,本該在人生賽道上沖刺的選擇了放慢速度甚至停下,這意味著他們錯過了人生發展的‘黃金時期’——無論是對個人、對家長還是對承擔人才培養的大學來說,這都是損失,也是遺憾。”張端鴻說。

  過度培訓,也透支著部分青少年的陽光心態。“坦率地說,我們有一些家長對孩子的期待過高、要求過高,導致孩子承受了這個年齡階段難以承受的心理壓力。”從教47年,上海市特級校長、靜安區教育學院附屬學校張人利結合自身參與教育改革的經歷說,孩子的人生是長跑,潛力很重要。在基礎教育階段,“打基礎”是第一位的,學校和家長要同向同行,為孩子的終身發展積蓄能量,而不能僅僅追求一兩次“短跑”的成功,“并非只能靠搶跑才能提升學業成績,教育要遵循其規律”。

  上海市特級校長、風華初級中學校長堵琳琳也揭示了一則容易被不少家長忽視的教育心理學規律:在兒童時期,“游戲”是孩子社會屬性發展過程中的重要一環,而現在,家長看不得孩子玩,應該做游戲的孩子都被“挪”去補習。

  減少對教育的焦慮,義務教育階段的高選拔性將降溫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