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教育市場“大崩塌”:千億投資打水漂,資本或血本無歸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在線教育市場“大崩塌”:千億投資打水漂,資本或血本無歸

資本退燒后,才知道在線教育對資本的依賴已經如此嚴重。一級市場投資人關閉 K12 教育賽道,二級市場股價雪崩,調整、裁員、轉型,成為賽道上玩家們不得不面臨和思考的問題。

在線教育市場“大崩塌”:千億投資打水漂,資本或血本無歸

作者 | 王叁

來源 | FN 商業(ID:FN-24H)

去年的在線教育有多火熱,如今就有多冰冷。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 " 雙減 ")正式出臺,在線教育公司的股價如飛流直下。短短一年的時間,這條曾被預計于 2021 年底突破 5000 億規模的賽道關閉了。

2020 年,疫情催熱線上經濟,在線教育行業被按下 " 快進鍵 "。高額投資涌入在線教育賽道,頭部企業掀起上市熱潮,成為當年最受熱捧的行業之一。

但進入 2021 年之后,三家頭部在線教育公司的市值蒸發了近 6000 億美元。僅 7 月 23 日,美股收盤時,好未來跌幅高達 70.76%,高途跌幅 63.26%,新東方跌 54.22%。

而更為嚴峻的是,雙減政策中明確表示,"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這就意味著,猿輔導、作業幫、VIPKID 等一眾未上市的教育獨角獸背后,困著一批批無法退出的 VC/PE 們。

資本退燒后,才知道在線教育對資本的依賴已經如此嚴重。一級市場投資人關閉 K12 教育賽道,二級市場股價雪崩,調整、裁員、轉型,成為賽道上玩家們不得不面臨和思考的問題。

在線教育市場“大崩塌”:千億投資打水漂,資本或血本無歸

紅杉、騰訊、IDG 等或 " 血本無歸 "

" 資本是背后重要的推手,一旦停止輸血,會哀嚎一片。"

2020 年 11 月的亞布力論壇上,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如此點評在線教育市場。他還提到," 到現在為止,我還不認為在線教育是一個可以跑通的商業模式 "、" 每收一分錢,就要先花掉兩塊錢。"

彼時,在線教育在疫情之后的高歌猛進中深藏著暗流涌動。僅僅半年之后,俞敏洪的點評得到應驗。

從 2019 年開始在各路資本的瘋狂涌入下,在線教育就進入了狂熱期。

FN 商業(ID:FN-24H)據公開信息不完全統計,2020 年全年,在線教育行業的融資數量高達 111 筆,融資總金額達 540 億元,超過 2016-2019 年的融資總和。其中,最大的兩位玩家猿輔導和作業幫,加起來的融資額高達 380 億元,占了在線教育全年融資總額的 7 成。

作業幫創始人侯建斌曾坦言:"2020 年中,公司賬上還有充足的現金,一開始我們只想融資 3 到 5 億美元,但老股東和新投資者的爭搶非常激烈,不斷有投資人想進來,5 億額度不夠了,提到了 6.5 億美元。隨后又提到了 7.5 億美元,最后也只擠進來兩家外部投資人。"

今年 1 月的一檔紀錄片中,當被問及 "在線教育是錢可以燒出用戶,燒出護城河,變成一個持久的、萬億級的生意嗎?" 猿輔導創始人李勇曾表示:"我想不到什么原因是它不能的。"

那錢都燒在哪里了?廣告大戰。

網絡公開數據顯示,在 2019 年的暑假期間,我國在線教育的廣告投放還僅僅是 30 至 40 億元左右。而在 2020 年,僅跟誰學一家的銷售費用就達到 58.16 億元,在最高峰的 Q3,跟誰學銷售費用達到了總收入的 114%。

融資入庫、燒錢圈地、低價吸引留存、淘汰中小玩家、搶占市場規模、贏家瓜分市場、隨意漲價,這是每一個新興市場難以擺脫的野蠻生長階段。

燒出了護城河,可城沒了。所有的一切因為 " 雙減 " 政策的出臺而瞬間終止。

雙減《意見》中提到,要求 " 堅持從嚴審批機構 ",明確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對原備案的線上學科類培訓機構,改為審批制。

具體而言," 雙減 " 政策落地,意味著所有的企業要將學科類的培訓機構剝離出原有體系,成為非營利性質的公益機構,尤其是上市公司必須要將這類業務直接剝離出上市公司體系,這將促使幾家頭部上市公司在業務和人員做出很大的調整。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