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l1fl"><strike id="tl1fl"><thead id="tl1fl"></thead></strike></var>
<var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var>
<cite id="tl1fl"></cite>
<cite id="tl1fl"><strike id="tl1fl"><thead id="tl1fl"></thead></strike></cite>
<var id="tl1fl"></var>
<cite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cite><var id="tl1fl"></var>
<var id="tl1fl"></var><var id="tl1fl"></var>
<var id="tl1fl"><strike id="tl1fl"><menuitem id="tl1fl"></menuitem></strike></var>
<var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var>
<cite id="tl1fl"><video id="tl1fl"></video></cite>
<cite id="tl1fl"><span id="tl1fl"><var id="tl1fl"></var></span></cite>

我與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故事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人民教育出版社成立于1950年12月1日,即將迎來建社70周年。作為新中國建立的首家專業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書寫著新中國教育出版的歷史。她研究、編寫和出版了11套中小學教科書以及豐富的教育類圖書,承擔了國家統編三科教材的編輯出版。她開蒙啟智,溫暖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國孩子。

70年來,人教社風雨兼程,與時俱進,用心做好每一本教材。作為中國教育出版行業的領頭雁,人教社在教材建設過程中,將天南海北的教育學者融合在一起。無數優秀的專家學者和人教社編輯一起,兢兢業業、盡心盡力編寫出了一部部高質量的教材,成就了教科書中的經典。

那些記憶,讓人感動,使人難忘。今天,我們刊發部分參與人教社教材工作的專家學者們的回憶文章,在回憶中,我們重溫人教社的發展歷程;在回憶中,我們汲取力量,繼續前行。

溫儒敏:我與人教社的三度合作

1952年我上小學,讀的語文課本就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當時年紀小,不太注意誰編的教材,后來才意識到,自己的童年生活與精神成長竟然和一個出版機構有如此緊密的聯系。我們這一代,以及我們的兒孫兩代,都是讀著人教版教材長大的,如今人教社七十大壽了,飲流懷源,受施勿忘,請接受我誠摯的感恩與祝賀。

上世紀50—60年代讀人教版的學生,萬萬想不到,幾十年后居然能參與這個出版社教材的編寫,這工作一做就是17年。

2003年1月,人教社中學語文編輯室的顧之川和顧振彪先生來找我,說打算編一套新課標高中語文教材,希望我促成此事。雖然編教材在大學不算學術“業績”,卻是淑世之舉,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又提出請袁行霈先生領銜主編,顧之川和我來做具體工作,當“執行主編”。以前編教材主要靠出版社的內部運作,邀集社外這么多專家教授聯袂勠力,大概是頭一回。

記得在啟動會上,我提出要“守正創新”,按照課標的精神來編寫,內容與方法上推進改革,但不是顛覆,過去教材編寫好的經驗也應當吸收進來。要總結課改實踐的得失,還要充分考慮大面積使用的可行性。從2003年啟動,到2006年完成,編寫團隊先做大量的調查,認真學習新課標,研究中外母語教材的經驗,然后擬定框架體例,選擇課文,設計教學,每一步都充分發揮大家的才智,團結協作是非常好的。這也因為有中語室在其中起紐帶和核心作用。不到3年,人教版的“普通高中課程標準實驗語文教科書”就通過審查投入使用,其中必修5冊、選修15種,既有“基本口糧”,又有自主學習選擇的空間。我本人是很看重這套教材的,認為課文選得好,經典性可讀性都兼顧到了,讀寫教學的設計有許多創新,又穩妥實用。選修教材是個嘗試,也深入淺出,各有特色。在幾個版本激烈競爭的情況下,這套教材脫穎而出,獲得廣大師生的肯定,使用率居全國之首。

十多年過去,我還常想起和人教社同仁一起編新課標高中語文的情形。在景明園、西郊賓館和金臺飯店等處,封閉式工作,有時一住就是七八天,雖然辛苦,卻充實并快樂。

后來又有第二次合作,編小學和初中語文統編教材,是教育部門布置的任務。記得是2012年2月26日,在人教社會議室,教育部門轉達了領導的意見,聘任我擔任義務教育語文統編教材的總主編。為何會選上我?可能因為此前我主持過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的修訂,也因為人教社申報義務教育語文統編教材的方案時,推舉我擔任主編。后來教育部門從全國遴選,就確定了讓我來擔綱。編寫團隊是由人教社主導的,邀請了社內外許多專家和一線教師,小學與初中兩個組加起來有40多人。曹文軒、李吉林、崔巒、顧之川、張笑庸等分別擔任小學與初中的主編,陳先云、王本華任執行主編。人教社參與編寫團隊的主要有徐軼、朱于國、鄭宇、何源、劉真福、李世中、王澗、胡曉、張立霞、熊寧寧、常志丹、韓涵、陳爾杰、陳恒舒等。列出這么長的一個名單,是想說明人教社小語和中語兩個編輯室在這套教材編寫中起到的中堅作用。從小學到初中,9個年級18冊教材,工作量巨大,雖然框架體例和課文都是整個編寫組設計和論定的,但很多具體的文字操作,包括導語、習題、注釋等,都得依仗中小語室的同仁。他們默默耕耘,貢獻最大。

因為是統編本,全國就這一套,審查非常嚴格,前后有20多輪審查。最后一關是中央的審查,兩次進中南海直接聽取領導的指示。相關領導把我們送出會議室時,握著我的手說:“語文編得不錯。”這回真體會到教材編寫作為“國家事權”的分量了。2016年秋季,小學和初中統編語文教材投入使用,社會反響很大,央視《新聞聯播》也做了報道。回頭看,這套教材強調“立德樹人”和“讀書為要”,小學學拼音之前先安排幾課識字,設計了“和大人一起讀”“快樂讀書吧”等延伸閱讀的欄目,初中實行“教讀”“自讀”與“課外閱讀”三位一體等,都是特色。有報道說這套新教材“專治”不讀書,說到點子上了。這幾年試用反饋的意見也是充分肯定的。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