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書店 拓寬成長空間 中華教育網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為了“養活”自己,校園書店進行多種經營的探索已不少,但缺少資金、場地困難等仍阻礙著發展。想在大學開得好,書店要借力,通過與出版社和高校合作,尋求更多資源;自己更得發力,突出自身特色、契合學校氣質,成為大學生繼宿舍、課堂、圖書館之外的成長空間。

  穿梭在校園書店里的層層書架間,尋覓一本好書,曾是許多大學生難忘的校園記憶。但近年來,數字閱讀和網絡購書的盛行,讓許多校園書店的生存受到了沖擊。

  “大學不能沒有書店。書店是校園品位、歷史和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缺少了書店,大學是不完整的。”出版行業專家張磊說。

  在全民閱讀深入發展的今天,書店卻缺席需要厚植文化土壤的大學校園,這種現象引起了政府的重視。今年7月,教育部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支持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簡稱《指導意見》),明確要求“各高校應至少有一所圖書經營品種、規模與本校特點相適應的校園實體書店,沒有的應盡快補建”。有了政策的推動,或許各大高校能迎來更多實體書店的回歸。

  探索

  創新借閱方式,舉辦文化活動

  敏銳的先行者們早已行動,2016年以來,許多書店以新的方式走入大學。

  在徐州工程學院,位于圖書館一樓的博庫書城是師生們的“打卡地”。精致的環境、舒適的座椅、美味的飲品以及1萬余種新書,吸引著校內外的讀者。書店每天早上8點一開門,就會有學生來占座看書。這家書店有一整面墻的書架作為“選讀區”,讀者在這個區看上哪本書,不用花錢購買,到前臺辦個手續,書就自動入藏校圖書館,可以借閱。這種“你選書,我買單”的模式實施僅一年,就有8000多本圖書以這種方式被“借走”。

  “學生們來這里看看小說、讀讀哲學,對他們提升人文素養是很重要的。”徐州工程學院圖書館副館長儲濟明說,學校以理工科為主,圖書館的藏書也相應地以專業類圖書為主,而博庫書城·徐州工程學院店以人文社科類圖書為主,有效地彌補了學校藏書和人文氛圍的不足。而且,圖書館書籍更新較慢,書店的圖書則實時更新,也形成了有益補充。

  下午兩點,走進新華書店江蘇師大店,里面幾乎座無虛席,看書、上自習、喝咖啡……每個人都自得其樂。“一杯咖啡、一本書,一個下午、一個人。美好、美學、美事。”書店留言板上的一句話獲得了不少點贊。店長說,書店每年還會舉辦上百場講座、簽售等活動,經常爆滿,書店儼然成了校園的又一個文化中心。

  困難

  資金來源不足,經濟效益不佳

  國家支持、師生歡迎、出版發行單位也有積極性,但高校校園書店的生存發展仍不樂觀。教育部此前的一項問卷調查顯示,目前超過一半的高校沒有書店,即使已經建有校園書店的,在過去的3年里,有1/4曾出現過關店倒閉的現象。

  校園書店普遍規模小,很多沒有獨立法人身份,因此很難申請貸款或得到政府的專項扶持資金。此外,部分高校積極性不高、學校場地困難等問題也阻礙了書店進校園。

  遼寧遼版圖書發行有限公司專門為校園書店項目成立,兩年來已在遼寧省內建了11家高校書店。公司總經理彭興偉說,這個過程“有苦有樂”。看到書店里學生們坐得滿滿當當,他自然高興,但學生們只看不買,也讓他感受到了苦澀的壓力。目前11家書店中,只有兩三家接近盈利。

  “單純賣書是養不活校園書店的。”彭興偉說:“校園書店首先應該考慮社會效益。但是如果沒有經濟效益做支撐,校園書店走不長遠,可以用多種經營的收入補貼圖書。”

  與社會書店相比,校園書店還有一個劣勢:每年寒暑假都會客流銳減,不少校園書店每年實際的營業期只有9到10個月。針對這些困難,《指導意見》規定,高校要積極提供便利條件,從場地租金、水電費等日常運營費用方面對校園實體書店給予必要的減免優惠,對長期堅持立足校園、服務師生的優秀校園實體書店給予獎勵。

  出路

  尋求多方合作,突出自身特色

  “高校校園書店要開得起來,也要能活得下去。”中國建筑出版傳媒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尚春明認為,通過出版社、高校和發行企業三方合作,可以找到一條校園書店的生存之道。

  博庫書城·徐州工程學院店就是個例子。它是由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徐州工程學院和博庫書城徐州有限公司合作開辦的。三方一起出資裝修書店,各出1/3;出版社負責提供展示圖書,統籌書店風格,協調三方關系;高校負責提供300至500平方米的場地和水電費優惠,協調校內管理;發行單位負責經營圖書和文創產品,自負盈虧。“出版社有作者和圖書資源,想走進學校;高校有場地,需要書店;發行單位懂經營,需要場地,三家合作能優勢互補。”尚春明說。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