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診河南高教:“慢車”如何變“高鐵”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問診河南高教:“慢車”如何變“高鐵”  
 

你是否也在研究生宿舍里遇到過這樣的場景?

每間宿舍有一個山東人,每兩間宿舍有一個河南人,每三間宿舍有一個安徽人。這些省份的學生通常成績優異、刻苦努力。

只不過,這一場景通常并不發生在山東、河南、安徽本地高校,而是常見于北京、上海、江蘇等地的知名高校中。這些省份的學生本科大多在本地大學就讀,研究生階段,特別是博士研究生階段卻很少選擇就地深造。

近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的《關于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正式下發。其中指出,要加快推進中部地區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

作為中部地區高等教育的典型省份——河南,已經在以實際行動對此加以呼應。最近,其省會鄭州發布規劃,表示將借鑒西湖大學、南方科技大學辦學模式,謀劃籌建1~2所高水平研究型大學。

輸在體制內“身份”缺失

長期以來,河南給人們留下了高教落后的印象。但實際上,河南在歷史上并不缺少發展高等教育的機遇,但大多都遺憾地錯過。

第一次在于拆分河南大學。在1952年院系調整中,河南大學的農學院、醫學院、行政學院均被拆分、獨立成校,其水利系、財經系、植物病蟲害系、畜牧獸醫系、土木系和數理系并入其他大學。這所曾與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比肩的大學,就此消失于頂尖大學行列。

第二次在于錯失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1969年北京13所高校外遷,其中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首選河南辦學,但因河南財力有限無力接收,與其失之交臂。

第三次在于上世紀90年代開始的高等教育管理體制改革時,河南無一所高校進入教育部直屬大學。在1996年的這場改革中,河南原有15所各部委直屬高校(不包括軍事院校)中劃轉為河南地方高校的就有14所。

直到2004年,鄭州大學進入“省部共建單位”,才成為第一家由教育部和河南省共建高校。至2018年,部分“省部共建”高校升級為“部省合建”,鄭州大學仍是省內唯一的部省合建高校。與河南類似的中部省份還有山西、江西,在高等教育管理體制改革中,均沒有一所高校進入教育部直屬大學。

“為什么以河南為代表的中部省份高等教育在人們眼中相對落后,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這些地區的高校長期沒有被教育部的體制接納,導致相應的科研經費、師資隊伍建設、學位點建設等都沒有跟上。”中國人民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郭英劍如是說。他曾經在鄭州大學工作過。

為什么河南總是抓不住高教機遇?除了歷史欠賬,還要從它自身找原因。

1995年,“211工程”啟動之時,國家有關部門制定了“一省一校”原則,但東部地區和中部地區的底線思維卻不大一樣。河南為全力確保一所大學擠進“211工程”,合并了原鄭州大學、鄭州工業大學、河南醫科大學。但事實上,依據規則,各省份一定會有一所大學進入該工程。而江蘇卻敢于打破規則,使兩所地方高校——南京師范大學、蘇州大學成功進入“211工程”。

待河南反應過來,欲“亡羊補牢”之際,已是1996年鄭州大學進入“211工程”、河南大學沒有進入“211工程”的時候。此后,河南省政府曾7次致函教育部,希望河南大學進入“211工程”,但隨著“211工程”宣布不再增加高校數量,終究未能如愿。

彼時,國家在西部地區早有“西部大開發”戰略,東部地區享有諸多先行先試的特殊政策,唯獨中部省份河南的高教陷入“真空地帶”。

面對“河南人民不滿意河南高等教育”的呼聲,近20年來,河南省的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連年呼吁加大對河南高等教育的政策支持,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反響。

人口紅利是潛力

錯過了教育部直屬高校,錯過了第二所“211工程”大學,河南“痛定思痛”,意識到再也不能錯過“雙一流”建設的歷史機遇。

2017年,鄭州大學、河南大學分別入選世界一流大學建設B類高校、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此前,河南大學、河南農業大學、河南師范大學等11所高校也被納入“中西部高校基礎能力建設工程”。

“反觀河南省20年高等教育,復興之路還是很有起色。”2001年從美國回來在鄭州大學任教、后又前往北京高校任教的郭英劍說,“相比早年間,河南吸引博士難,如今河南高校在創新型人才的吸引上已不成問題。”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