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外面 150 一節的課,憑什么他們在學校里免費聽?”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在這座省會城市里,只有少數名校名師才能獲得故事中那樣的金錢回報,但處在金字塔頂端的他們,永遠是家長追逐的對象。讀過他們的故事,你也許會對課外補習班引起的亂象及其內在邏輯,有更多一層思考。

作者 | 賀琦

編輯 | 杜強

暑假過后的發薪日,面包車開到門前,現金整麻袋地向下扔,普通教師拿幾個,名師抱一捧回家。

"騰飛教育"自掏腰包為一部分人的孩子一對一補課,它往往能提前得到舉報和調查的消息。

"她當年考上大學的時候我就跟她說,往南走,去哪都行,別回來,回來打斷你的腿。"

她常覺得那些"班補"的老師太囂張,早晚要遭殃,學校里到處停著奧迪、奔馳、凱迪拉克。

迎接新生的時候一個念頭突然涌進腦海:我在外面150一節的課,憑什么他們在教室里免費聽?

"名師一對一"一個月要花掉四萬塊,服務的是本市的富裕階層。

教育是為了下一代,教育好了就送到滿是健身房的城市去。本市已經老了,希望在南方。

"補課就像興奮劑,吃多了就戒不掉了,停一段時間成績就會下降得很厲害。"

本市的教育減負進行了十幾年,中考題出得越來越簡單,補課和晚上不放學就越來越有用。

補習學校的秘訣就是服務家長。畢竟家長大多不懂教育,要讓他們感到特別受重視。

一個陪讀媽媽靠著"家委會"給其他家的孩子拉班補課賺了幾十萬,徹底辭掉了在小城的工作。

“我在外面 150 一節的課,憑什么他們在學校里免費聽?”

電視劇《小舍得》截圖

編者按:

課外補習班被叫停后,我們的同事——一位曾經的學霸——回到家鄉,探訪了十幾位輔導機構的管理者、教師、學生。他看到在補習機構之外,還有一條由多方編織成的紐帶,家長試圖用巨額金錢換取更高的分數,名師則借此積累了超乎想象的財富。

在這座省會城市里,只有少數名校名師才能獲得故事中那樣的金錢回報,但處在金字塔頂端的他們,永遠是家長追逐的對象。讀過他們的故事,你也許會對課外補習班引起的亂象及其內在邏輯,有更多一層思考。

金錢

本市一環高架橋的入口附近就是北部的教育中心,這里初中班主任的補課"行情"是一個暑假能補出一臺寶馬。

沿著高架橋由西向東開,左手邊是以本市命名的大學,右手邊緊挨著3家排名前五的公立學校,而一站地鐵外就是本市最著名的公立高中。在三家學校的夾縫中有一排二層樓高的商戶:"X優教育"、"騰飛教育"、"X德教育"、"XX愛上學教育"、"XXX鋼琴"、"XX文化用品"……它們上方的巨幅藍色招牌上寫著:"XX兒童英語/亮麗人生的起點!"

"騰飛教育"的招牌雖不起眼,卻是這一排培訓機構里身份最顯赫的,相當一部分本市最著名的教師在這里上課。在"騰飛"最輝煌的2016年,九間教室每間每天上八節課,大教室能坐70人,小教室能坐50人,幾乎場場座無虛席。普通班每人每節課收費100元,上課的若是家喻戶曉的名師,則能收到150元甚至更多。

暑假過后的發薪日,每名在"騰飛"補課的老師至少能領到五六萬元工資,機構的面包車開到門前,現金整麻袋地向下扔,普通教師拿幾個,名師抱一捧回家。

陳新密就是真正的名師,她幾乎包攬了一線教師所能獲得的所有榮譽,她的名字每年都會印在本市媒體出版的練習冊上。她快從公立名校退休了,但事業心還是活力煥發。作為"騰飛教育"的搖錢樹,她講一堂免費的宣講課,50人聽能拉到40多名新客。在"騰飛",她每學期教兩個班,合起來整整100人,每周八堂課,每人收費150,她自己要拿100——簡單計算就知道,她僅學期中每周的補課收入是4萬塊。

也正因此,陳新密不屑于和同校的那些老師一起"班補",不討家長喜歡,何況她不做班主任,只能拿小頭。"班補"是本市教師主要的違規補課方式,也是2020年以前教師主要的收入來源。這班搭配的老師組團給學生補課,周六一整天,一堂課80,任課老師賺800,余下的歸班主任。

對于"班補",陳新密所在的公立名校是自愿參加,邊遠薄弱的學校里則往往有強制性,名校老師有自信:你出去補有幾個比我好呢?要有任課教師是年級主任、備課組長或者中考命題人,就對班上學生更有說服力和號召力。一位老師做了簡單計算:若是一個班里五十人來了四十人,每個人都補滿七科,再去除些場地費,班主任一周收入便有一萬七千元。假期時勤勞的老師可以每天補,愛好休息的每周也能補上三到四天,"一個暑假一臺寶馬"的傳言就是從這里來的。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