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教育團滅:98.5%的候選人處離職狀態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當字節教育也“團滅”后,預示著教育互聯網的“集體失業時刻”不遠了。

  “看著HR桌上厚厚一摞的離職證明,跟當初瘋狂擴招、工位都不夠坐的鼎盛時期形成對比。”一位失業者向鉛筆道回憶。

  各大教育培訓裁員潮滾滾而來。

  字節教育裁員潮開始前,高途創始人陳向東在一封致員工的公開信中,5次道歉。

  更早些時候,好未來創始人張邦鑫在員工大會上感慨,“我們這些機構配不上我們的客戶了,我們的公司配不上我們的高管和干部了。”

  同時期,掌門創始人張翼在回應公司流出的排隊離職的照片時,在其朋友圈發文稱:“不得已送別一些業務的伙伴。”

  ……

  在這場教育行業的大地震中,受傷害最大的不是企業,不是資本,而是那些突然失去工作的員工。

  據拉勾招聘數據研究院向經濟觀察報提供的數據顯示,自2021年5月起,在線教育人才需求斷崖式下跌。同時,處于“已離職,可快速到崗”的在線教育員工比例高達98.5%。

  有不少被辭退的教育從業者,轉行去了其他大廠、游戲公司、短視頻公司,但是基本都表示以后不再做教育;還有班主任、輔導老師們發現人才市場上無自己的立錐之地;也有相當大的一部分群體,選擇暫時放棄就業,一頭扎進考公、考研、考教編的大軍之中。

  慶幸的是,當下的集體大失業并非壞事。從歷史規律來看,發現新機會永遠比堅守老機會更值得嘗試。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采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大力沒能出奇跡

  “20210805,全體人民,原地失業。”8月5日,一個顯示來自上海字節跳動公司的朋友圈截圖在社交平臺流傳。發朋友圈的人稱,字節跳動的教育板塊,全部裁掉。

  不過對于“全部裁員”的傳聞,有多位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員工均回應稱,教育板塊的確發生大規模裁員,但并非全部裁掉,主要涉及清北網校和瓜瓜龍部分員工,被裁員工主要擔任審核、教研、教師、銷售等崗位,而留下來的是總部管理層以及產品設計部門員工。

  此次裁員之后,字節教育部門將調整方向,清北網校與瓜瓜龍業務目前暫時不會直接關停,但將調整方向布局其他創新業務。

  字節跳動于2020年10月發布獨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并且把教育業務作為自己最新的戰略重點。

  在2個月前,競品公司人員大規模流動后,字節原本還是想堅持住,大力教育相關負責人也曾對外聲稱“沒有裁員計劃”,然而,大力最終還是沒能出奇跡。

  “人均N+2賠償。”

  “8月2日入職,5日被才,還給了1萬多賠償金。”

  “公司社保交到8月,意味著只要大家在9月15日之前找到工作就不會社保中斷,真是良心。”

  ……

  脈脈上,不少被裁員工曬出自己的“被裁經歷”。雖然裁了很多人,但字節這次在補償方面還是到位的,社會評價也偏向正面:對正式員工和未轉正員工一視同仁,繳完8月社保,按照“N+2”進行補償,有人甚至還稱補償金額能拿去交首付。另外,被裁的字節教育系員工都會在系統里保留一個回流綠色通道,可不受回流政策限制。

在線教育團滅:98.5%的候選人處離職狀態

  也因此,被字節教育裁員后,有些被裁員工如是表示,“我還是想給它打工。”

  這部分員工并不在少數,被裁的瓜瓜龍社群運營子東介紹,不少被裁同事在last day時表示“有召必回”,有些感性的同學還當場落淚,只不過離別與不舍有多少真實情份無人知曉。

  其實,“雙減”文件落地,以及同行們頻頻裁員的背景下,子東也曾想過自己遲早會有離開的一天,但在靴子落地之前,他一直報以僥幸心理,直至得到通知時才徹底認命。

  上午11點,會議準時開始。會議宣布,瓜瓜龍短期班的員工全都要走,隨后在線上辦理離職手續,歸還電腦、手機、工牌等,中午還能吃個散伙飯,整個離職過程十分簡單。

  不少人在發懵中匆匆交接工作,辦完離職手續。子東還沒有徹底接受被裁的消息,第二天起來還準備跟往常一樣上班時才發現,自己的飛書賬號已經無法登陸,只能感慨一句:“字節的效率真得很高”。

  好聚未必能好散

  在教育行業,一場涉及數萬人的大規模裁員早從上半年就已開始。

  5月底,部分在線教育機構開始陸續曝出裁員消息。高途創始人陳向東在5月27日的內部員工會上,宣布高途課堂裁員30%,拉開了“大裁員”的序幕;同時,在線教育巨頭中,作業幫暫停了輔導、銷售等崗位的人員招聘,開啟大裁員后,網傳按照部門進行面談,有的部門幾乎一個人不留。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