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教育局應首先接受教育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市教育局應首先接受教育
 
2006年08月06日14:52 金羊網-羊城晚報  

  □鄢烈山

  廣東省政協委員孟浩,就廣州市荔灣區一名中學生反映的高額擇校費問題,前往廣州市教育局了解情況,出示了委員證和省政協常委的介紹信求見該局領導遭到拒絕。當他準備自行上樓找領導時,該局辦公室一陳姓副主任說:“如果你要闖機關大樓,我就打110報警!”這事經廣東電視臺和中央電視臺曝光,人們議論紛紛。這當然不只是尋常所謂“門難進

 
 

   
 
 

 
,臉難看”的官僚作風。人們合乎邏輯地推測,市教育局的這些公務員對省政協委員依法履行職責,不過是調查了解情況,尚且采取這樣蠻橫的態度,假如是普通的教師、學生和家長去找他們,要他們處理和切身利益相關的問題(用一個顛倒主仆關系的習用詞簡言之即“上訪”),豈不真要當“妨礙公務”叫保安或呼警察給攆出門?

  這樣的事又不是沒有發生過,各地見諸報端的也不是一起兩起。最近的例子是,四川省仁壽縣一個鎮的派出所警官闖到四川省人大機關院內去抓上訪的鎮衛生院院長,居然不屑于跟省人大機關保衛處的武警打個招呼,并輕蔑地說:“你省人大不就是個司法監督機關嘛!”你看,只要實權在握,別說政協委員個人,別說政協組織,就是作為一省“最高權力機關”的省人大,法定享有司法監督權的當地機關,在某些人的眼里也不過是可以褻玩一把的泥菩薩。

  廣州市教育局發生的這件事,表現的無疑是公權力的傲慢和專橫。這種傲慢和專橫不一定都表現在說一不二的“一把手”的身上,也常常表現在那些行使公權的普通人員身上。

  所以,我這里要仿毛主席語錄“嚴重的問題是教育農民”,提出一個當下亟待關注的話題:嚴重的問題是教育“官人”。此處所謂“官人”,自然不是舊戲舊小說里尊稱丈夫的那聲“官人”,而是指吃官飯行使公權力的人。在讀深圳市城管隊員被當街扒褲的新聞時,我搜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這是聯合國主要的人權公約七項中我國已加入的五項之一)。該公約載明它約束的對象就是“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職權的其他人”。其對象就是本文所說的“官人”,包括那些合同制的“協警”、城管隊員、“聯防隊員”、公權機關的保安、傳達員等等。

  為什么說當下的“嚴重的問題”是教育“官人”呢?我一不是特別抬舉“官人”,希望他們為民作則;二非特指官家雇用的臨時員工,認為他們的素質就一定比當局長處長的差。我這樣說是因為我認為,改革開放20多年來我們的社會是大大地進步了,其重要標志之一就是公民的權利意識大大地覺醒了,平等、民主、法治這些具有普遍價值的觀念日漸深入人心。過去侵犯公民的人格尊嚴、無視公民的財產權,或者搞官貴民賤的特權,或者隨意處置老百姓的訴求,是比較順手的;如今卻受到或明或暗的抵制,不那么得心應手了,弄得不好還被捅到傳媒上,成了眾矢之的,被唾沫星子淹個半死。比如,廣州市教育局的這個事。

  教育“官人”,是為了他們本人好,當然也是為了官民和諧、社會和諧,減少和消弭社會沖突,達成“善治”。

  怎樣教育“官人”?難道我們對“官人”們搞“五講四美”、“三講”、“先進性”之類的教育搞得還少嗎?他們誰不會念幾句“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之類?

  我想,教育有兩種,書本條文教育是一種,也不能說就足夠了。比如本文上面提到的那個人權公約,不少執法人員恐怕還沒有聽說過,不知我國是何時加入的,更不知具體內容,否則就不會有深圳城管遭“扒褲”和對政協委員“上訪”也以“報警”相威脅的事。

  也不一定。有些“官人”是明知不對,“老子就這么干了,你又怎么樣?”這就需要第二種教育,即生活實踐的教育。馴服權力跟馴養鷙禽猛獸差不多,靠說教不行,靠的是培養“條件反射”能力式的訓練:做得好就賞吃獎喝,做得不好就挨餓挨鞭。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