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戴立益:從小學作業量到大學水課,教育熱點一個都不能少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近日,全國政協委員、華東師范大學副校長戴立益正在抓緊修改自己的提案。去年,他提出的“建議將體育上升為第四大主課”以及“建議體育成績進高考”的提案就是熱門,緊隨而來的教改政策是“體育中考占分逐步探索增加到100分”。今年全國兩會,他帶來的5份提案每一份都有各領域教育專家的“幕后支撐”,從小學生作業量,到大學“擠水課、建金課”,他再次涉及教育熱門議題。

  戴立益所在的華東師范大學,體育學科名列全國第三。他也曾在2014年至2016年兼任華東師范大學第二附屬中學的校長。“學生的全面發展和教育事業的工作母機——師范教育,是我多年關注的熱點。”戴立益說。

  他帶來的5份提案分別為“關于深入推進中小學教師評價改革的提案”“關于加強教育督導促進中小學生身心健康的提案”“關于倡導新師范構筑高質量教師教育體系的提案”“關于構建‘四位一體’評價體系,努力擠除水課,著力建設金課的提案”和“關于實施高中教育普及化,提高我國勞動人口素質的提案”。

  其中,關于中小學教師評價改革,他認為當前主要還是通過學生分數和升學情況來評價中小學教師。“對老師的評價模式如果不變,你讓老師們如何不應試?如何真正給學生們減負?”戴立益建議,對教師的評價應從簡單問責轉向促進發展,應有“多主體教師的不同評價方式”,綜合考察教師教學管理的各項要素,并出臺配套措施。

  他的第二份提案希望通過“有效的教學督導”從根本上解決中小學校作業太多的問題。他建議,加強縣級政府專職、兼職督學對中小學校落實學生減負相關規定的督導,對違反規定的學校,明確整改責任人、整改舉措和時間節點,必要時對整改效果進行二次督察。

  由中國兒童中心主編的《中國兒童發展報告(2019)》顯示,在上學日,平均每個兒童的校外生活時間分配中,花費時間最多的類別是做作業(包括學校作業、課外班作業、家長布置的作業、其他作業),占時87.85分鐘(其中學校作業平均占時62分鐘);其次是外出游玩(45.82分鐘);第三是電子產品使用時間(43.24分鐘)。

  戴立益說,根據他和華師大體育與健康學院教師團隊的調研,我國大中小學生出現了明顯的體能下降情況。此外,學生近視率居高不下、心理問題增多,學生睡眠時間嚴重不足。戴立益認為,這主要是“學業過重”造成的。“減負喊了多少年?教育部早就規定中小學校一個學期只能有1-2次統考。但實際情況呢?月月考、周周考的學校比比皆是。”戴立益說,不解決作業多、學業重的問題,我國中小學生的身心健康就不易實現。

  針對我國勞動力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相對較低的情況,戴立益在他的第五份提案中寫道,高中教育應普及化。他建議,建立國家資歷框架和高中階段學習成果認定等制度,利用信息技術將高中階段教育資源向成人開放。

  此外,他還對大學階段出現的“水課”問題提出了解決方案。“我的主要觀點是,小學、中學考試少一點,作業少一點;大學的日常學習倒是可以多考考,過程評價多一些。”他注意到,目前不少大學仍然存在“因人設課”的問題,有的教師日常花大力氣在科研上,上課就“特別水”——內容陳舊、拖沓、低淺,對課堂教學管理寬松,對學生學習要求放任。戴立益認為,這種做法,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對個人、學校和國家的不負責。相比中小學,他覺得大學反而應該再多一些有挑戰、有難度、有深度的“金課”。

  記者注意到,戴立益去年就提出“體育進高考”相關提案。今年,他將更加重點關注體育要不要進高考、如何進高考、進了以后怎么考的問題。

  “應有體能和運動技能的雙重考慮,是一種發展性、過程性的評價。”戴立益注意到,體育進中考后,一些培訓機構伺機推出體育應試類培訓,但他認為,這種應試只是一種階段性的現象。“體育中考、高考指揮棒導向的逐步明確,能引起全民對體育的重視。”他還認為,“體育進高考不是‘為高考’,而是讓學生兼得提高身體素質與享受樂趣。”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