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懲戒”如何慎懲而重戒?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教育懲戒”如何慎懲而重戒?

  長江網評論員 林坤

  上月22日,教育部發布了《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距離意見反饋的截止時間還有十天。昨日《中國青年報》刊發輿情調查顯示,68.2%的受訪者認為現在中小學老師普遍不敢嚴管學生,74.3%的受訪中小學生家長支持引入教育懲戒制度。

  從政策上明確教育懲戒規則,這是務實之舉。現在的教師經常面對各種壓力“不敢管、不能管”,這不僅消解了教師的權威,也讓一些教育者失去了擔當。不能實施懲戒的教育,相當于只有贊美沒有批評,這不利于學生成長。如果父母有權懲戒子女,公司有權懲戒員工,軍隊有權懲戒士兵,為什么老師不該有懲戒學生的權力?

  有權這么做,還要慎重地用好這個權力。有體罰惡名在前,教育懲戒的尺度在實踐中常常難以衡量,更難在學校、教師、家長及學生多方關系中取得絕對共識。一方面要避免懲戒行為被濫用,傷害學生利益;一方面也要防止“工具變成目的本身”。具體到每個師生溝通的場景中,教師如何對犯錯學生實施教育懲戒就顯得非常重要,是影響到懲戒效果及其聲譽的關鍵因素。

  因此規范懲戒權力之后,我們也寄望于老師的專業性和師者良心。正因為名正言順,所以要求才更高。以懲為戒,重點不是懲罰的痛苦程度與威懾性,而是讓學生對不正確的行為、不好的事物保持警戒之心。

  捷克教育家夸美紐斯曾說,教師在懲戒時,“應當十分注意使他的動機顯得坦然和真誠,目的是培養學生的性格,而不是為了壓垮他們的性格。” 在這一點上,我們的老師要有信心應對來自家長的質疑,并向外界充分展現作為專業教育工作者的能力素養。

  當然,從教育懲戒權寫成白紙黑字開始,我們就應該警惕懲戒權的異化。《禮記·學記》里有云:玉不琢,不成器。又說,親其師,信其道。如今更多的情況是,璞玉過多被人工雕飾,而孩子也只有信其道,才會親其師。對孩子來說,公正是一切底線。要不要信服懲戒這條“道“,他們心里自有評說。

  期待教育懲戒權的提出,能為教育實踐帶來利好和改觀。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