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學習變懲罰懲戒的誤區

導讀: 堅持是一種態度,而把健身養成習慣是擁有品質生活、得到健康體魄最輕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網


原標題:別讓學習變懲罰懲戒的誤區

調查顯示,在中小學生最反感的懲罰形式中,“罰作業”排在第三位,且從小學、初中到高中,學生越來越容易因懲罰而失去學習興趣。

近日,湖南懷化宏宇中學一位老師為制止學生就餐浪費行為,推出了“浪費飯菜做題套餐:浪費一粒米做一道選擇題,浪費一道菜做一道大題”的做法,引起網友熱議。之后,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就該事件發文提示:制止校園餐飲浪費防止走偏。

實際上,不只是罰做題,教育活動中的懲戒誤區還有很多。學習是為培養適應和推動現代文明社會發展的人而進行的一種教育活動,卻變成做了錯事需要付出的代價。在情感上將“學習”與學生兩方對立起來,且不說為以后教育埋藏了負面心錨,我們也想問:飯吃不吃得完和做題目有什么直接關系?為什么把學習作為一種懲罰方式且認為效果“很不錯”?教師為何會采取這樣的方式懲罰學生?

這樣的思考邏輯和教育方式需要我們深刻反思。

作業懲罰令人費解

眾所周知,人的實踐活動是由思想認識直接決定的,杜威曾將這樣的思想認識總結為一種價值判斷。他認為價值判斷直接決定實際行動,通過實際行動傳遞價值理念與思想認識,以創造出相應的價值,三者形成“價值判斷→指導實踐→創造價值”的循環過程。文章開頭所述事件中教師提倡和實踐勤儉節約也是遵循這樣的邏輯:認為浪費可恥→制止浪費餐食→形成勤儉節約的良好風尚,這是無可厚非的。

問題出在懲罰方式上。在學校教育中,學生出現違規行為需要對其進行相應懲罰,目的在于矯正其行為的同時對他人起到警示作用。采取學習懲罰措施以矯正學生不良行為的做法在學校教育中屢見不鮮。我們常聽到“某同學因為上課期間閑聊被罰抄課文”“因遲到影響班級評分而被罰抄幾十遍數學公式”“因未完成家庭作業導致全組同學集體罰抄幾遍作業”……教師的這種懲罰方式因與學習掛鉤顯得冠冕堂皇進而大行其道,似乎沒有足夠的理由去反對。事實上,浪費餐食和做作業分屬兩個不同領域,且兩種行為活動毫無關聯,作業懲罰方式是不恰當、不合理的,是令人費解的。

最好的懲罰并不是讓學生感到痛苦,而是盡可能采取富有表現力的、低代價的方式,讓學生對錯誤的不良感受產生鮮明的印象,并形成情感定型,重塑正確的價值觀。懲罰實施過程中須注意多種手段相結合,因材施罰,還可采用溝通交流、說理感化等方式,提高懲罰的有效性。

替換性懲罰治標不治本

教師對學生的懲罰基于教師的懲戒觀念。教師懲戒觀念包括對懲罰內涵的理解、邊界的明晰、操作方式的選擇等。懲罰學生最終是為了教育學生,并不是為了懲罰而懲罰;懲罰學生也是有度的,重點在于矯正學生的不良行為;懲罰方式的選擇甚至比懲罰本身更重要。

該事件中,教師不理解懲罰的內涵,不知道懲罰方式應針對違規行為本身,因此選擇了一種替換性方式——做題,使得學生為了逃避作業而減少浪費行為的程度和頻率。實際上,學校教育中的懲罰不僅要關注學生過錯行為出現的頻度和程度,更要關注過錯行為動機的消減。替換性的懲罰方式只能阻止或遏制不良行為,但無助于徹底消除。涉事教師表示以作業為懲罰方式制止餐食浪費的效果立竿見影,但我們有理由推斷,學生并不是頓時深刻領會到了浪費餐食的危害以及后果,而是因為逃避作業,并沒有從意愿、動機層面得到消除。

遼寧師范大學田家炳書院暨教育學院院長傅維利認為:懲罰方式具有可選擇性和可替換性,懲罰方式應直接指向“過錯行為本身”,一般不輕易選擇替換性懲罰方式。教師將作業作為浪費餐食的懲罰方式是典型的替換性懲罰,沒有指向錯誤行為,并不能從根本上消除不良行為。

作業懲罰傳遞痛苦學習觀

學習應該是主動的、積極的、快樂的事。學生對學習活動的認識與態度并非只有在特定的時間、針對性的課堂上才展開教育,常見的如班會課,常常是教師教導學生樹立正確學習觀和端正學習態度的主陣地。相反,學校決策者、教師的一言一行帶來的是潛移默化的、根深蒂固的影響。

懲罰是權威通過一定的方式給有罪錯行為的人帶來一定的痛苦和恥辱。不知從什么時候起,學習成為學校教育生活中一種有效的管理與規訓手段。此事件中,教師之所以將學習作為懲罰方式,一個隱性的錯誤的前提認識是:學習是強迫性的、是痛苦的,是讓學生感到備受折磨的。或許,大部分教師將懲罰與學習結合起來,是為了“一舉兩得”:達到警示與規訓作用的同時,還增加了學生的學習任務量,轉而督促學生學習進步。但這實實在在地忽略了懲罰的意義和目的,且帶給學生學習痛苦的暗示,適得其反。很多網友認為該教師的辦法“效果很不錯”,更是印證了學生也自然地認為學習是被強迫的、痛苦的、不得已而為之的。這就是潛移默化的影響后果,是教師傳達給學生的潛在認識,何其危險!

暖暖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韩国